追蹤
葡萄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葡萄的線上筆記本
  • 103876

    累積人氣

  • 6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高雄20180211 高雄走私漁業歷史(02)中型或中期的走私公司手法(及靠山)

 

高雄20180211 高雄走私漁業歷史(02)中型或中期的走私公司手法(及靠山)




 

台灣買油,出去走私賣油給人家這漏洞2011年就有了,還爆了,

 

(我重點整理,詳細的,後面第1篇你再自己慢慢看)

用外國船外國船長,來台灣加油,出海再轉手賣人,

1艘3千噸的船跑一次就賺台幣4千萬元


 

陳世憲那個賤人,說一趟只賺40萬,根本至少少2個0.


 

三國二船交易模式,

走私一家算股的,1家10股,1股800萬,走私一次至少賺1艘船(4000萬)

 

靠山:立委,議員,議長,官員(還有高雄的法官)

 

走私油品頻率:1年至少12起以上

 

買家:主要是中國,次要是北韓

 

賣家:100%台灣人

(因為這些被查獲的油輪,

無論掛什麼國籍最後都是台灣人去繳保證金)

 

PS:國外的油輪,沒有台灣的船務代理商引入,是沒有辦法進高雄港加油的,

換言之,只要外國油輪進台灣加油,一轉頭就出海走私賣油,

那船務代理商100%是共犯


 

PS中PS:經營走私的不是別人,而是高雄的立委,議員和官員

 

2018年

如果你從毒品走私來回頭看,就是原本在罩走私船長(公司)的

議員,立委,官員(和法官)下台了,走私的船務公司,

沒人罩所以都慢慢的都被查出來了.


 

最後:你知道走私油品在台灣會被怎麼樣嗎?

罰錢,只罰錢喔,不繳,船就扣數個月而己,

(這個漏洞到現在都還在)

 

這麼爽,難怪走私都抓不完,


 

今天陳世憲家族走私是因為

 

資恐法第4條,(是因為卡到北韓)才會鬧這麼大,

 

如果是走私賣油給中國油輪的話,

被抓到就罰錢而己耶,不繳也只扣船幾個月.

 

那為什麼不立法重罰加刑責,

因為我們有一部份立法的立委就是走私漁業的大金主啊


 

而幫忙走私銷贓的還有台塑,

 

律岡走私北韓無煙煤,偽造產地俄羅斯,

台塑跳出來澄清,我們12月只進俄羅斯的,沒有進北韓的

(=.=律岡就是偽造產地文書被抓包的,

那表示你台塑沒有過瀘的能力,人家只要偽造個產地文書你就信了)

 

律岡是高雄法官開的公司喔(走私大戶)

 

(2011年8月12日)

由於這是近一年來新興的兩岸合作犯罪模式,

海巡署光是今年,就在澎湖及馬祖海域,

查獲十二起類似的外國油輪非法賣油。

海巡署表示,這些船公司代表,有台灣籍也有大陸籍,

但實際交付保證金者,卻清一色都是台灣人。

 

===========================



 

(這一篇新聞寫的超完善的)

1.兩岸聯手一船賺4,000萬 台灣油偷賣北韓牟暴利

2011年08月12日 15:56 報導/戴志揚 攝影/海巡署提供 編輯/陳裕盛

http://magazine.chinatimes.com/ctweekly/20110812002945-300106


 

台灣近來出現不法集團業者,利用政府補助漁民及外籍貨輪用油優惠的美意,

自國外購買老舊貨輪改裝,進入台灣港口加滿油後,

在公海上將油轉售給大陸漁船。

本刊獨家掌握內幕,這些油蟲近來趁北韓遭國際制裁缺乏油源,

油價大漲之際,與大陸富商及高幹二代聯手,頻頻與北韓官方接觸,

將台灣的油轉賣至北韓牟取暴利,大揩政府的油而中飽私囊。

驚人的是,幕後集團不乏我國政府官員與中央民代,讓辦案單位相當棘手。

 

檢調單位掌握,目前國內利用漁船及商船優惠補助用油,

盜賣油品至大陸及北韓的非法行徑,已經有集團化的趨勢。

由於每賣一船次油,動輒牽涉數千萬至數億元的利潤,

引起各方人士及勢力投入這項非法經濟活動。

 

海巡署發現,目前國內有數個原本從事魚貨運搬送及走私的業者,

在海巡署查緝走私漁獲趨於嚴密後,紛紛放棄老本行,

轉而與地方及中央級民代合作,一方出錢,一方出力,搶食這塊可觀的賣油大餅。

 

知情人士表示,南部的賣油集團,

主要以一位重量級中央民代掌控;

 

至於北部地方,則由縣市政府官員與地方、

中央級民代共同組成一個集團經營。

 

由於這些幕後的藏鏡人只負責集資,或是透過外國公司購買油輪,

因此往往被查獲的只是第一線的船長及船員,

這些幕後人士總是安然脫身。

 

七月十七日深夜,台灣海峽上演了一場長達五小時的海上追逐大戰。

一艘吉里巴斯籍的改裝油輪進展號,在台中港加滿油後,

趁著暗夜的掩護,悄悄開往馬祖外海。

 

十八日凌晨一點,一艘大陸籍漁船「粵榕506號」

早已經在約定地點等候,兩船在海上靠泊後,進展號上的船員,

熟練地將加油管拋給大陸船員,接著將油注入漁船上的油櫃。

 

遠處海面上,正利用雷達監控的兩艘馬祖海巡隊艦艇見機不可失,

立刻開啟警笛,以三十節高速衝向前圍捕。

 

兩油船見馬祖海巡隊突然殺到,立即拿著大刀斬斷纜繩,

順勢拔掉油管加速分頭逃逸;海巡警艇為阻止進展號脫逃,

一面追趕,一面以高壓消防水柱直射艦橋,

在海上連續噴射三個小時,進展號依然不停,

指揮官下令將水柱射往煙囪內,試圖造成輪機故障,但依舊無效。

 

集資數千萬一趟就回本

 

經過五個小時海上大追逐,此時已經追到接近大陳島,

由於線報指出進展號還藏有大批走私槍械,

指揮官擔心對方進入大陸海域躲避及反抗,下令開槍強勢攔停,

海巡隊員立刻以M16步槍,朝船首及煙囪連開十五槍示警,

造成船身彈痕累累,進展號才被逼停船。

 

海巡署查出,進展號為降低成本,及規避我國法令等規定,

一個月前才換掉大陸船員,重僱十名緬甸船員,

並找印尼籍船長開船,空船從新加坡出港,

至台中港向台灣油品公司買油、加完油,

再往北赴馬祖外海,與粵榕506號接頭。

 

海巡人員登船檢查後,發現船上除了印尼籍船長、十名緬甸籍船員,

還有二名大陸男子陳宗寶、劉建華伺機安排偷渡。

海巡署表示,這類非法油輪,經常還會夾帶毒品、槍械及擔負人蛇集團交通船,

查緝上難度相當高,往往成為海上治安死角。

 

本刊循線找到一位目前正在從事賣油到北韓的業者「榮哥」,

他說,「一艘三千噸的船跑一次就賺台幣四千萬元,

這種生意你做不做?我只要花幾千萬元買一艘舊船,

跑一趟成本就回來了,以後每跑一次就賺一次。」

 

「不管是汽油或柴油,賣到北韓的價格至少是台灣的二.五倍到三倍,

利潤高到大陸很多富商及高幹子弟搶著做。」

 

榮哥說,「這行成本相當低,目前我們這家有十股,

一股台幣八百萬元,台灣只有我一股,

其餘五股都是在北京的企業家小開。由於他們政商關係好,

因此我負責到東南亞買船及台灣買油,他們負責與北韓官方連絡。」

 

「我們一開始都是透過國際航業掮客,

負責在新加坡及馬來西亞等地物色船齡稍長、價格低廉、

等待拍賣的『權宜輪』,

然後掮客會替我們更改船籍資料並登記為他國國籍,

接著找一位船長,再由船長負責找船員。

 

為了避免身分曝光,所有的接觸都是單線面對面的方式,

所以船長跟船員都不知道真正的老闆是誰。」

 

三千噸油輪可賺四千萬

 

「接著我們就開著『新船』,以減免貨物稅及關稅的優惠價格,

到高雄及台中港加油,接著再運油到澎湖、馬祖海域兩岸緩衝管轄區,

機動性逃避兩邊的海巡及邊防單位追緝。」

 

榮哥強調,「由於北韓缺油缺得凶,

所以北韓官方四處在尋找油源,一開始找上大陸,

但是對岸對出口油品限制很嚴,價格也高。

 

後來,我們發現台灣對外國貨輪入港加油有優惠,

於是乾脆和台灣的油品公司直接接洽,名義上是加油,實際上是購買。」

 

榮哥說,「北韓那邊都是官方和我們接觸,

而且選定北韓與大陸交界的大港『新義洲港』,

當成惟一的卸油港,全部交易都用現金,

利潤至少有六成以上。

即使扣除北韓海軍攔檢時要抽走的一成,利潤也還有五成。」

 

「除了賣給北韓我們也賣給大陸漁船。」

榮哥說:「為了防止被抄,我們在海上接駁加油時,

雙方由各自的金主約定好經緯度後通知船長,

到達定位後再以衛星電話聯繫。

為了確認身分,我們通常會要求對方隨手準備一張紙鈔,

先告知我方鈔票號碼後六碼;雙方接頭後,

我們的船長必須要拿到該張鈔票核對號碼正確,才會進行交易。」

 

「我們也都是和大陸後面的金主直接交易,

對方派來的大型走私船加完油後,

就會各自回到海峽中線以西,分駁給各地而來的小漁船,

這些漁船都是用繞過設關港口的方式,

 

從沒有設關的碼頭、港灣、淺灘,

將油偷運到對岸幕後金主指定的地點卸油。」

 

海巡署官員解釋,

目前大陸漁船用柴油每公升是人民幣八.四元,

換算每公升約新台幣三十六.九六元。

我國超級柴油的公告牌價為每公升二十九.九元,

每公升價差達七.○六元。

 

外籍船隻享有的免營業稅與貨物稅後,柴油每公升約二十五.七元,

因此外國商船享有優惠油價後,

等於每公升比大陸一口氣便宜了約十一.二六元。

 

目前台灣一噸的柴油,

與大陸一噸的柴油價差高達一萬四千餘元,

因此一艘載滿三千噸的油輪,

卸油後獲利高達四千二百餘萬元,如此暴利相當驚人。

 

被查獲也只是行政罰款

 

漁船用油補助調高後,許多漁船乾脆不捕魚,

改行賣油。但漁業署為防止漁船盜賣漁船用油弊端,

要求漁船必須裝上航程記錄器,

以核算漁船常態的作業航程、油量,做為油料補助的依據。

 

但漁民腦筋轉得更快,為編造漁船航程騙取油料補助,

不肖船主將航程記錄器拆下,裝在汽車上,

在陸上以人工方式製造航程數;或將航程記錄器裝在另一艘漁船上,

在海上不停兜圈子,累積浬程數。

 

漁業人士透露,更有人異想天開,

將航程記錄器裝在機車上,該航程記錄器就成了馬錶,

隨著機車到處跑,或架起來空轉。

 

部分漁船則將航程記錄器拆下,

集中裝在同一艘漁船上,曾有一艘漁船裝了十台航程記錄器的離譜情形,

該艘漁船就載著這些航程記錄器在海上兜圈子,

幫其他漁船灌航程數,以掩飾漁船盜賣油料的非法行徑。

 

俗話說,「賠錢的生意無人做,殺頭的勾當有人做」,

何況盜賣漁船用油也不殺頭,被查獲也只是行政罰款,

不繳罰款頂多也只是管收數月。在漁船用油補助提高後,

為其他漁船灌航程記錄及油蟲,就成了另類的新興行業。

 

由於這是近一年來新興的兩岸合作犯罪模式,

海巡署光是今年,就在澎湖及馬祖海域,

查獲十二起類似的外國油輪非法賣油。

 

海巡署表示,這些船公司代表,有台灣籍也有大陸籍,

但實際交付保證金者,卻清一色都是台灣人。

 

海巡署也強調,以犯罪模式來看,

最上游是懸掛外籍國旗的合法油輪,幕後金主為台灣人;

中游的次級油輪,則包括台灣與大陸人,

而下游的買油消費者則是大陸漁船。

 

對於這類違背政府美意,

大揩台灣的油而謀取暴利的行徑,將會嚴加查緝。










































 

2.台商資助北韓載煤轉賣越南 高院前法官江國華竟也涉案

上報快訊/陳亭蓉 2018年01月29日 18:00:00

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34333


 

日前才有一漁界商人陳世憲供油給北韓的事件,

台北地檢署現又獲報一名江姓燃煤進出口業者,

涉嫌透過中國人士租約貨輪,前往北韓港口載送無煙煤,

運至越南轉賣。北檢追查時發現,台商江衡等人公司,

 

江的父親、也就是高院前法官江國華竟也涉案,檢調偵辦也顯得低調。

 

檢調獲報,2017年8月至9月間,

律岡聯合企業公司負責人江衡,透過中國人士租用貨輪,

前往北韓南浦港載送價值約300萬美金、4萬多噸無煙煤,

並轉到越南卸貨轉售,從中牟利。

其中,還以關閉衛星定位、購買不實產地證明及偽造航行日誌等

方式企圖躲避查緝,已違反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制裁。

 

台北地檢署指出,28日已指揮調查局國家安全維護站等單位,

出動70多人搜索江嫌的辦公室和住處,

並約談江嫌等被告和證人共8人到案說明。

訊後,北檢依違反《資恐防治法》、《偽造文書》等罪嫌,

加上有串證之虞,向法院聲請將江嫌羈押禁見,

預計晚間由台北地院開庭審理是否收押。

 

然而江父則因住院未到案;晚間羈押庭召開,

至於前法官江國華則因身體不適住院,檢調嚴密監控中。


 

3.載北韓無煙煤轉賣主嫌聲押 前高院法官江國華也是被告

2018-01-29 17:41

http://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2326181


 

檢調獲報,2017年8月至9月間,江嫌透過中國人士租用貨輪,

前往北韓港口載送無煙煤,並以關閉衛星定位、

購買不實產地證明及偽造航行日誌等方式,

將無煙煤運抵越南外海卸貨轉售,涉違反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制裁之決議。



 

4.又抓到了!巴拿馬籍油輪偷運油給北韓 船員多來自中國、緬甸

2018年01月01日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80101/1083584.htm


 

先前傳出有中國船隻與北韓在海上交易油品,

後證實為香港籍貨船「方向永嘉」號。南韓媒體報導,

繼港船之後,當局31日又公布查獲一艘巴拿馬籍油輪「KOTI」

涉嫌向北韓轉運油品,目前在平澤唐津港被查扣。

 

為了制裁北韓,聯合國安理會2017年9月通過第2375號決議,

禁止聯合國會員國以「船對船」方式向北韓供給任何物品。

 

韓聯社報導,南韓政府已經確認,香港「方向永嘉」

(Lighthouse Winmore)貨船在公海上

向北韓「三鐘2(Sam Jong 2)」號船轉移油品約600噸。

 

「方向永嘉」10月19日駛入南韓麗水港,轉運煉油產品後出港,

11月24日再次駛入麗水港時被扣留。

南韓平澤地方海洋水產廳31日公布,

另艘巴拿馬籍「KOTI」油輪涉嫌提供北韓油品,當天在唐津港遭查扣。

 

平澤地方海洋水產廳早在21日就對這艘5100噸級的油輪

召開國安機構聯合會議,若經證實,這將是繼「方向永嘉」後

第二例向北韓輸送物資的事件。據悉,該油輪上多為中國籍和緬甸籍船員。




 

(走私煤的法官家族事業包含包庇走私的海關及買走私品的台塑)

5.兒涉載北韓煤賣越南 前高院法官列被告

2018-01-30 01:00

https://udn.com/news/story/11314/2957077




 

繼高雄「高洋」公司負責人陳世憲

被控偷運石油給北韓遭到偵辦、制裁,檢調接獲檢舉,

高院前法官江國華家族掌控的律岡聯合企業公司,

涉嫌透過大陸人租用貨輪,從北韓載送無煙煤,

運送到越南賣給越南知名台商,初估一年獲利兩億台幣。

 

台北地檢署昨天依違反資恐防制法及偽造文書等罪搜索律岡等處所,

並以涉嫌重大,且有串、滅證等理由聲押律岡登記負責人江衡,

江的吳姓妻子與律岡呂姓業務經理各十萬元交保。

 

江國華因換人工關節住院未到案,調查局已派人在台北長庚醫院監控,

待江的病況穩定就會約談到案。

 

據了解,本案早由國安單位交辦,

金管會前陣子發函給與律岡公司有往來的金融機構,

要求注意律岡是否有涉及洗錢;江國華得知後,懷疑遭檢調盯上,

指示部屬銷毀相關電磁紀錄,檢調得知訊息,

緊急在周日動員七十餘人搜索,帶回八人偵訊。

 

據悉,調查局在律岡搜獲律岡與北韓「大進」公司

簽約買媒的合約影本,並扣到律岡透過中間人租用「凱翔號」

貨輪的影印文件,這兩份關鍵物證,

讓檢調認定江國華父子涉及違反資恐防制法,

成為繼陳世憲之後,第二起因資恐案遭查辦對象。

 

江國華台大法律系畢業,司法官廿一期結業,

曾任高雄地院、高院法官兼官長,

他在法官任內裁定蘇建和等三名死囚再審,

促成蘇三人逆轉獲判無罪確定;

 

退休前,

他曾被印尼礦商指控違法兼差賣煤礦,詐騙三千多萬,

但他強調煤礦事業是家族在經營,與他無關,

卸下法官職務後,也投入家族企業經營。

 

江國華與江衡父子被控涉嫌在去年八、九月間、

透過大陸人租用「凱翔號」貨輪,

開往北韓南浦港載送價值約三百萬美元的無煙煤四萬噸,

運往越南錦普港卸貨轉賣牟利。

 

由於北韓當時已遭聯合國制裁,江氏父子為規避查緝,

不但偽造無煙煤產地證明來自俄羅斯、越南,

船隻還刻意關閉衛星定位訊號,並偽造航行日誌。

美國已全面清查「凱翔號」的路線軌跡,

近日會將衛星照片交給調查局作為證據,「凱翔號」

若被證實偷運煤礦,將違反聯合國的相關制裁。

 

據調查,律岡以一噸四十美元的價差,

向北韓「大進」公司購買無煙煤,若以四萬噸換算,

一趟獲利至少數千萬台幣;律岡向北韓購買煤礦後,



 

除部分會賣給台塑越南廠,部分運回台灣,

 

前陣子律岡租用的船進入高雄港後,因產地證明疑似造假,

遭高雄海關攔查,後來透過關係疏通,最後還是放行。




 

(真是好笑了,你不知道它產地證明也造假嗎?

走私的人,進海關這東西來自北韓嗎?)

6.台塑澄清:從未向律岡進口北韓無煙煤

新頭殼newtalk | 文/中央社

發布 2018.01.30 | 20:50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8-01-30/112580


 

台塑企業說,台塑越南鋼廠去年8、9月間並未向「律岡」進口無煙煤,

僅12月進口一批產地記載為俄羅斯的無煙煤,並非來自北韓。




 

============

(前篇連結)


 

高雄20180211 高雄漁業走私歷史(01)小型或早期的走私公司特色

https://logekk.tian.yam.com/posts/21588472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