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葡萄的線上筆記本
  • 85528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高雄新厝20170929 大坪頂新厝戴奧辛鴨場,年表(七大管制場)

高雄新厝20170929 大坪頂新厝戴奧辛鴨場,年表(七大管制場)




 

年表

 

1961年 台灣重工業萌芽

 電弧爐渣隨意傾倒的現象,

 但直到2008年才開始有資料列管。


 

 雖然是合法爐渣場,但由於相關法令鬆散,

 業者才會將含重金屬及戴奧辛的致癌廢棄物隨意堆置。

 

 環保署承認自民國50年代重工業萌芽起,

 就有電弧爐渣隨意傾倒的現象,

 但直到2008年才開始有資料列管。

 

 環保署認為爐渣污染是「歷史的共業」,

 不排除國內可能還會有類似的毒鴨毒米事件。

 

 爐渣和集塵灰是煉鋼過程產生的主要廢棄物。

 爐渣是由以「鐵砂礦」為原料的高爐產生,毒性較弱,

 被歸類為一般事業廢棄物。

 

 集塵灰則來自利用「廢鐵、廢五金」煉鋼的電弧爐,含劇毒,

 被歸類為有害事業廢棄物。兩者皆含戴奧辛及重金屬。

 

 台灣每年產生2000萬噸的事業廢棄物,但最終處理場嚴重不足,

 導致非法棄置嚴重,山谷、河川、農田、漁塭、建築基地中

 都可發現隨意堆置情形。


 

1960年 960年代就有鋼鐵廠熔爐產生的廢爐渣

 電弧爐業者每年產生的爐渣高達100萬噸左右,

 

 環保署說:

 台灣早在1960年代就有鋼鐵廠熔爐產生的廢爐渣,

 但直到2008年才要求廠商上網申報爐渣,

 並以衛星定位儀管控最終流向,

 

 2009年4月開始,才管制爐渣傾倒農地。

 此意味著過去幾十年下來,被污染的水土不知道有多少?







 

1979年  大坪頂特定區計畫 發布

 官員,財團,開始囤地,偷埋爐碴,底碴



 

 我故鄉的鴨子會殺人

 ftp://ftp.zcher.mlc.edu.tw/Download/991223_CAI/981125%E7%A0%94%E7%BF%92%E8%B3%87%E6%96%99/%E6%88%91%E6%95%85%E9%84%89%E7%9A%84%E9%B4%A8%E5%AD%90%E6%9C%83%E6%AE%BA%E4%BA%BA.txt


 

1979年後  為什麼全台灣會有那麼多地被挖空的原因?

 (撰文者:呂國禎 )

 回溯我家鄉的歷史。民國六十八年,

 我們新厝村莊連同周遭村莊、紅蝦山,與高雄市大坪頂等地,

 被劃分成大坪頂特定區。

 

 這個規畫圖仍高掛在高雄縣市政府的網頁中,

 可以見到有商業區、住宅區、風景區、水源保護地等等。

 

 但政府一天不開發,土地就沒有價值,

 地主不能跟著政府窮耗。

 

 這時候,磚窯出現了。

 有人問地主,要不要賣給他挖黏土、做磚頭。

 從一車幾百元,賣到幾千元,經濟越發達,磚頭就越貴。

 原本好好的一座山,被磚窯廠挖得跟大峽谷一樣深。

 

 以前的紅蝦山全沒了!挖成峽谷後又被爐渣堆成一座山




 

1988年  大坪頂特定區第一次通盤檢討

 像統一集團在這就有不少地,

 戴奧辛毒鴨場爆出來之前,地就己經被埋了爐渣底渣


 

1990年(時間是預估)

 

 (撰文者:呂國禎)

 我印象非常清楚,我還是國中生時,

 那裡不是養鴨池塘而是一片山丘。

 那時,山丘之中最常飄來的,是焚燒電線電纜的惡臭,

 戴奧辛飄散在空中,落在稻田、蔬菜、玉米、鳳梨、養雞、養豬場……,

 收成之後,再運往北部。

 

 燒廢電纜逐漸被政府限制後,山丘被挖成了峽谷,

 整片紅蝦山東一塊、西一塊,每當颱風過後,

 就形成一個個大湖泊,非常「壯觀」。

 

 接下來,這些坑坑洞洞,總要找東西填回去,

 剛好台灣經濟快速發展,

 工廠拚經濟剩下的廢料、汞汙泥、化學溶劑,便全往這裡倒。

 慢慢的,讓人驚嘆的大峽谷不見了,甚至池塘跟山溝也不夠用了。

 

 這一天,我與資深攝影程思迪,

 來到七個掩埋場中唯一已開挖的一處,這裡的爐渣、集塵灰早已堆成一座山。

 走進排水溝後,赫然發現地層剖面,全是雜七雜八的廢棄物。

 

 這些不肖業者挖得越深,賺得越多!



 

1995年03月14日 戴奧辛毒鴨場延伸查詢蔡火旺辨公室

 鉅統鴨行

 

1999年 大寮大坪頂下(新厝)戴奧辛毒鴨(昭明國小新厝分校附近)

 養戴奧辛毒鴨至少1999年就開始飼養和販賣

 

 蔡火旺堅稱他自88水災之後才開始飼養,沒有毒鴨子流入市場。

 但新厝村長張簡龍星等人都指他說謊,若以他租地的時間計算,

 恐怕已有大量鴨子進了消費者肚子,

 附近居民指出飼主飼養至少有10年以上時間,

 且還看過載運鴨子進出。

 

1999年10月29日 紅蝦山污染案

 環境分析:紅蝦山因挖掘黏土製磚造成坑洞,於

 88年10月29日被發現遭人非法棄置大量事業廢棄物。

 

1999年11月23日~25日毒氣攻擊

 紅蝦山悶燒事件(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EHjfVrNC_4


 

2000年07月27日 紅蝦山污染案

 開挖發現於該場址掩埋大批桶裝廢棄物,

 且部份桶內液體大量流出,

 總計挖出 55 加侖鐵桶,場址坑洞內亦散佈黑色浮油類物質。


 

 紅蝦山地區於2000年7月被當地民眾發現遭掩埋大量廢溶劑

 自2004年1月正式開工挖除,全部清理工作預定9月底可完成


 

 該場址含有害廢溶劑3,500桶、有害重金屬廢棄物1,500公噸

 及一般事業廢棄物7萬立方公尺。為清理該場址以免污染擴大,

 環保署提撥經費1億餘元補助高雄縣政府辦理該場址的清理工作

 

 2009年04月03日 20090403紅蝦山悶燒事件(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5QPcvk-D8k


 

 1999年11月23日~25日毒氣攻擊

 紅蝦山悶燒事件(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EHjfVrNC_4


 

(政府帶頭讓業者犯罪隨意廢棄,賺錢,再索賄,一直循環,

直到像1999年紅蝦山悶燒事件或

2009年奧辛毒鴨場,爆開,再花大量的民眾的稅金,

再給另一業者處理(順便收回扣))



 

2001年  

    (李根政)

 2001年,我們遊說立委召開了一場公聽會,

 環保署和工業局提出的資料顯示,

 

 當年度有害事業廢棄物預估有171.4萬噸,

 但是處理量卻只有1.55萬立方公尺,

 意味著當時可能就有高達170萬噸被非法棄置。

 

 另外,工業局預估

 2002年可處理5萬噸;

 2003年可處理23萬噸;

 2004年可處理96萬噸,

 

 這些是依據行政院核定的

 全國事業廢棄物管制清理方案(2001),

 打算在大發及龍崎工業區(南)、彰濱工業區(中)、

 榮工公司(北)設置大型的廢棄物處理中心,

 以及許多配套才能達到的目標,

 但據了解該方案根本沒有按進度達成,

 以致於實際處理量增加有限。

 

 在最終處置場嚴重不足的情況下,

 非法棄置就成了理所當然的事。

 

 即使是合法的業者都可能喪盡天良,

 2000年昇利化工接受竹科委託處理後,

 竟把有毒廢溶劑倒入高屏溪;

 1998年台塑把一部分汞污泥以廢水泥塊名義輸出到柬埔寨,

 1999年在屏東鯉魚山也發現了疑似台塑公司的大量汞污泥,

 這些都是典型的案例。

 

 因此,

 台灣非法棄置的場址必然不僅官方宣布的175處,

 山谷、河川、農田、魚塭、建築地基裡,

 都可能被填埋有毒事業廢棄物,紅蝦山、大坪頂

 已被棄置數十年,政府就是不聞不問,

 非得出現毒鴨、毒魚、毒木瓜,甚至毒死人才不得不處理。





 

2002年  經濟部91年實施「資源回收再利用法」

 (光明正大埋有毒廢棄爐碴)

 

 經濟部91年實施「資源回收再利用法」之後,業者可將含戴奧辛、

 重金屬的鋼鐵爐碴,四處填土掩埋,只要非埋在農業用地,就不違法。

 或可將爐碴磨成石塊、細沙做成建材。

 

 然而,戴奧辛透過食物鏈傳到人體,短時間看似沒問題,

 但數十年後,這些有毒物質,難保不會從地底下或藉由呼吸系統,

 荼毒人體健康。

 

2003年  大坪頂特定區第二次通盤檢討

 

 戴奧辛毒鴨場場主蔡火旺1995年成立向統一集團租地,

 鴨場至少己經在1995年之前就埋完爐渣底渣

 (由這往上推,統一集團在大坪頂應該還有不少地,

 很有可能是這樣每坪22.8萬到24萬的房地產推手)


 

2009年04月03日 20090403紅蝦山悶燒事件(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5QPcvk-D8k



 

2005年 戴奧辛毒鴨場 (蔡)火旺畜牧場申請災害輔助過(3500隻)

 


 

2006年 大寮大坪頂下(新厝)戴奧辛毒鴨(昭明國小新厝分校附近)

 (大寮新厝上大坪頂下面左邊,統一集團的地)

 就己經有在養鴨了2009年才爆

 撲殺飼養的9000多隻鴨子



 

2008年  才開始有資料列管 電弧爐渣(第三級爐碴)

 (第二級沒有被列管,脫硫碴和轉爐石(第二級爐碴))

 

 台灣每年產生2000萬噸的事業廢棄物,但最終處理場嚴重不足,

 導致非法棄置嚴重,山谷、河川、農田、漁塭、建築基地中

 都可發現隨意堆置情形。


 

2008年  環保署才要求廠商上網申報爐渣,

 並以衛星定位儀管控最終流向

 (網路上報既是驗收,後來爆出2016年映誠事件)



 

2009年 戴奧辛毒鴨場 (蔡)火旺畜牧場申請災害輔助過(2000隻)


 

2009年4月  環保署才開始管制爐渣傾倒農地

 (此意味著過去幾十年下來,被污染的水土不知道有多少?)

 

2009年06月 戴奧辛毒鴨場,環保團體申請檢驗


 

2009年09月 戴奧辛毒鴨場,確定有鴨,吳郭魚戴奧辛都超標


 

2009年11月12日 大寮大坪頂下(新厝)戴奧辛毒鴨(昭明國小新厝分校附近)

 (大寮新厝上大坪頂下面左邊,統一集團的地)

 (撲殺飼養的9000多隻鴨子)

 

 高雄縣大寮鄉驚傳出現遭汙染的戴奧辛毒鴨

 

 今年11月,高雄縣大寮鄉驚傳出現遭汙染的戴奧辛毒鴨。

 檢驗結果顯示,遭檢舉的養鴨場鴨肉戴奧辛含量為11.2皮克,超標5倍;

 場內飼養吳郭魚的池土戴奧辛含量更高達23.2皮克,超標11倍。

 

 雖然環保署立即派人撲殺飼養的9000多隻鴨子,

 但據了解,該飼養場址是非法掩埋和棄置含重金屬及戴奧辛爐渣的汙染地,

 已養鴨十多年,流入市面的鴨子難以計數。

 

2009年11月18日  處理事業廢棄物的難題(李根政)

 

 有害事業廢棄物主要的來自電機電子業、化工業、金屬工業,

 這些正是台灣的三大產業,如果要求100%的處理率才能營運,

 大部分工廠大概都得關門大吉,因此,

 我常說:如果認清追究事業廢棄物的問題,將會動搖國本。

 (李根政)

 

 

 環保署所做的事,只是要求業者自行上網申報數量,

 然後加強稽查,這種小官兵要抓大強盗的事,

 無論如何都做不好。

 

 

 

 不論是民生的垃圾焚化爐、掩埋場都是人人不愛的嫌惡措施,

 而事業廢棄物的最終處置場更是難找,

 如果要設置有害事業廢棄物的地點一公開,

 其遭遇的民意挑戰將不輸給核廢料。

 

 

 

 環保署和主流媒體都說,

 戴奧辛鴨是工業發展過程的「歷史共業」,

 把責任推給「歷史」,真是不負責任。

 

 

 

 在這種情況下,本該停止高污染產業的擴張,

 <=重點


 

 先把舊的問題處理好,但遺撼的是,

 政府和業界從不考慮環境的承載量,

 還是持續推動煉鋼、科學園區、石化等高污染產業,

 創造新的污染,難道屆時再推給「歷史共業」?

 

 

 

 產業轉型喊了一、二十年,卻始終停留在口號層次;

 清潔生產、從搖藍到搖藍的工業設計盡管成為時尚觀念,

 但絕大部分工業界還是選擇把污染成本外部化,

 留給了當代及後代子孫承受惡果。



 

2009年11月 (待查)

 

 毒鴨事件之後一星期,「無米樂」的故鄉台南縣後壁鄉也驚傳「鉻米」,

 調查報告顯示部分農地鉻含量高達3365ppm,超過限值13倍。

 爾後證實本次土壤污染來自農田旁的「超翔」資源回收利用公司,

 其廠內堆置的爐渣隨88風災的大水流出。

 

 雖然是合法爐渣場,但由於相關法令鬆散,

 業者才會將含重金屬及戴奧辛的致癌廢棄物隨意堆置。


 

2009年11月13日

 鴨場主人蔡火旺夫妻表示,原在對面養鴨,

 因土地租約到期,兩年前向統一集團租用現址,

 兩個月前才大量養殖,鴨子才七周大,並未外流。

 因蔡男未申請許可,高雄縣也將依法開罰3萬至15萬元。

 

 (都養了10幾年有了,罰3萬至15萬元都沒在怕的,

 養戴奧辛鴨是兼職,偷埋爐碴廢棄物才是主業)

 

 不信,你去,這蔡火旺的養鴨舊址場看看,是不是在堆爐碴

 (20171014記錄)

 

 正荃營造工程有限公司(的旁邊)

 831台灣高雄市大寮區會結路86之37號

 


 

2009年11月24日 沒爆都沒超標,一爆都超標好幾倍(大坪頂)

 

 兩處被劃定為污染管制區

 調查報告指七場址土壤中戴奧辛、

 重金屬都未超標、地下水未被污染,

 但毒鴨附近的「山邊路佛濟寺旁場址」,

 所收廢棄物中有重金屬鎘、鉛,並在土壤中驚見超標的鋅;

 

 而「新厝路旁廢鋁渣場址」的廢棄物及土壤中都發現超標的銅濃度。

 環保署強調,這兩處已被歸為危害最嚴重的甲級場址,

 依土污法將公告為控制場址,並劃定為污染管制區。

 

 至於新厝路八九一號噴砂工廠、養鴨場兩處列為乙級,

 將進一步調查;高雄植物園對面場址、養鴨場上方場址、

 高坪十八路二六二號旁空地,這三處無立即危害,列為丙級。

 

 環保署環境督察總隊總隊長張晃彰指出,

 山邊路佛濟寺旁場址是七處場址中唯一發現集塵灰的地點,

 該處每公升土壤可以溶出重金屬鎘達六.五七mg/L,

 遠高於有害事業廢棄物的認定標準一mg/L;

 重金屬鉛溶出量達二十二.四mg/L,而標準值為五mg/L;

 每公斤土壤中重金屬鋅達二五一○mg/kg,

 超過土壤污染管制標準的二千mg/kg。






 

2010年11月27日 高雄市官員帶頭炒地皮(大坪頂特定區)

2010年11月27日  單單2010年大坪頂就炒到每坪22.8萬到24萬了

 前推案以地坪25~35坪、面寬4~5米的首購型產品為主,

 如「經世名園」、「清靜山莊」等案,

 主力總價600~800萬元。

 

 (是山餒,林老師餒,山下是焚化廠耶,再下去是工業區耶)


 

 我真的覺得是官員買地囤地,政府帶頭亂埋爐碴底碴,

 再建屋炒高,找凱子來接.

 

 (用發展之名光明正大掩埋廢爐碴底碴,再來炒地皮,

 就像南星計畫那樣,以發展之名犯罪,隨意廢棄有毒底碴)


 

2011年11月16日 (南星計畫遊艇專區,二期工程)<=強鹼近海海域

 中鋼爐石填海造陸 出現藍海奇景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RH4tIkMBLs



 

2016年04月 大坪頂特定區演化

 1979年  大坪頂特定區計畫 發布

 1988年  大坪頂特定區第一次通盤檢討

 2003年  大坪頂特定區第二次通盤檢討

 2016年04月 大坪頂特定區第三次通盤檢討

 (簡單的說)

 

 整理大坪頂,坡度0~15%總面績1419.02公頃,

 單單住宅開發 就佔了410.94公頃

 (它是山耶,不是平地耶)


 

 換言之從1979年開始就一堆像連戰,官員,統一集團的人,

 囤地埋爐碴,推建案,等著削凱子








 

===================

(資料來源)

 

1. 2009新聞回顧:戴奧辛(Dioxin)爐渣毒鴨記

建立於 2009/11/20

http://e-info.org.tw/node/49455


 

今年11月,高雄縣大寮鄉驚傳出現遭汙染的戴奧辛毒鴨。

檢驗結果顯示,

遭檢舉的養鴨場鴨肉戴奧辛含量為11.2皮克,超標5倍;

場內飼養吳郭魚的池土戴奧辛含量更高達23.2皮克,超標11倍。

 

雖然環保署立即派人撲殺飼養的9000多隻鴨子,

但據了解,該飼養場址是非法掩埋和棄置含重金屬及戴奧辛爐渣的汙染地,

已養鴨十多年,流入市面的鴨子難以計數。

 

毒鴨事件之後一星期,

「無米樂」的故鄉台南縣後壁鄉也驚傳「鉻米」,

調查報告顯示部分農地鉻含量高達3365ppm,

超過限值13倍。爾後證實本次土壤污染來自農田旁的

「超翔」資源回收利用公司,

其廠內堆置的爐渣隨88風災的大水流出。

 

雖然是合法爐渣場,但由於相關法令鬆散,

業者才會將含重金屬及戴奧辛的致癌廢棄物隨意堆置。

 

環保署承認自民國50年代重工業萌芽起,

就有電弧爐渣隨意傾倒的現象,

但直到2008年才開始有資料列管。

 

環保署認為爐渣污染是「歷史的共業」,

不排除國內可能還會有類似的毒鴨毒米事件。

 

爐渣和集塵灰是煉鋼過程產生的主要廢棄物。

爐渣是由以「鐵砂礦」為原料的高爐產生,毒性較弱,

被歸類為一般事業廢棄物。

 

集塵灰則來自利用「廢鐵、廢五金」煉鋼的電弧爐,

含劇毒,被歸類為有害事業廢棄物。

 

兩者皆含戴奧辛及重金屬。

 

台灣每年產生2000萬噸的事業廢棄物,

但最終處理場嚴重不足,導致非法棄置嚴重,

山谷、河川、農田、漁塭、建築基地中都可發現隨意堆置情形。

 

經濟部91年實施「資源回收再利用法」之後,

業者可將含戴奧辛、重金屬的鋼鐵爐碴,

四處填土掩埋,只要非埋在農業用地,就不違法。

 

或可將爐碴磨成石塊、細沙做成建材。

然而,戴奧辛透過食物鏈傳到人體,短時間看似沒問題,

但數十年後,這些有毒物質,

 

難保不會從地底下或藉由呼吸系統,

荼毒人體健康。



 

2.戴奧辛

 

戴奧辛(Dioxins)小檔案

別名:「世紀之毒」,毒性是砒霜900倍

形成:自然生成(如木材燃燒)、工業原料製程、燃燒冶煉等過程也會產生

毒性:致癌、損害肝臟、免疫系統

危害方式:空氣、土壤及水均會受到污染,並間接污染動植物;進入人體的途徑為吸入、皮膚接觸及攝食3種

污染案例:




 

2009新聞回顧:戴奧辛(Dioxin)爐渣毒鴨記

2003/9 台南市中石化安順廠周邊遭戴奧辛等污染,4千多人受害

2005/3 彰化縣線西鄉鴨蛋遭衛署檢出戴奧辛超標,撲殺2萬多隻蛋鴨、銷毀10多萬顆鴨蛋

資料來源:環保署、《蘋果》資料室


 

3.我們高雄,昭明新厝的故事

ftp://ftp.zcher.mlc.edu.tw/Download/991223_CAI/981125%E7%A0%94%E7%BF%92%E8%B3%87%E6%96%99/%E6%88%91%E6%95%85%E9%84%89%E7%9A%84%E9%B4%A8%E5%AD%90%E6%9C%83%E6%AE%BA%E4%BA%BA.txt

 

撰文者:呂國禎

 

這一天,我回到昔日掃墓祭祖的地方,放眼望去,

盡是噴砂工廠、廢棄物處理場、廢鋁處理廠、油漆工廠,

沒有一家工廠是合法的。

大坪頂特定區本來就限制開發,不該出現的,

應該被連續開單到關廠為止,除非後頭是官商勾結?!

 

毒鴨事件爆發後幾天,廢棄物、廢電纜、廢汽車等,

還有不知名的毒性油漆、噴砂,一車車的污染物,照樣被運來,

倒在紅蝦山與大坪頂的山區。

 

簡單算一下,紅蝦山的一萬隻鴨,一年收四次,

養了三年,十二萬隻鴨,占台灣市場連一%也沒有。

 

但這只是紅蝦山的其中一池,台灣鄉下的大小山谷,

這二十年來,有多少也面臨同樣命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