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葡萄的線上筆記本
  • 85528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高雄20170929 爐渣介紹 2.中鋼爐碴歷史,詳細說明

 

高雄20170929 爐渣介紹 2.中鋼爐碴歷史,詳細說明

 

爐碴,海砂屋,我另外做個主題,用來和中鋼爐碴史比對,

不然寫在同一篇,篇數會加倍,看的會很累

 

另外主題,

 1.爐碴

 2.海砂屋

 3.南星計畫之大林埔海邊有毒爐碴掩埋場

 4.林益世案

 

=============

(這篇以中鋼爐碴歷史為主)

 

1960年代後期,為了減少臺灣對外國鋼鐵產品進口的依賴,

 並加強鋼鐵製造的品質,

 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決定興建一座一貫作業鋼鐵廠,


 

1968年  成立了中鋼籌備處



 

1971年12月3日正式成立中鋼。之後,

 中國鋼鐵股份有限公司(中鋼)位於高雄市,

 成立於民國60年12月,粗鋼年產量約1千萬公噸,

 主要產品為鋼板、條鋼、線材、熱軋、冷軋、電鍍鋅鋼捲、

 電磁鋼捲及熱浸鍍鋅鋼捲等鋼品,

 以及鈦基/鎳基合金。

 

 產品約69%內銷,31%外銷,國內市占率逾50%,

 為目前國內最大鋼鐵公司;

 外銷主要對象為中國大陸、日本、東南亞。

 <=有31%是多餘的

 

1971年~1989年 中鋼 爐碴 大多海拋處理

 <=強鹼,重金屬,戴奧辛啊<=海洋浩劫

 

1970年~1994年 之間,尤其是1980年前後佔最大宗

 你現在 回頭看 海砂屋

 

 新聞是寫 海砂屋 可是我覺得是爐碴屋

 (因為爐碴有強鹼特性)

 

 因為它只要加上三成,爐碴沒處理過的壽命和海砂屋差不多,

 

 近年2010年後是有在進口中國海砂,

 但1970年~1994年台灣和中國的關係可是非常不好的,

 不可能進口,也不可能自己抽,沒有船

 

 所有最有可能的就是 "爐碴"

 

 這些建商,小的都是人頭公司,建完就消失,換名再推建案,

 人都找不到

 

 這麼剛剛好,都只有被害者,沒有加害者?

 

 1970年,鋼鐵是特許行業,水泥也是特許行業,(都是壟斷的)

 

 蓋房屋,再厲害也要關係夠,

 

 1970年,1980年是你隨便一個人,都可以買到大量水泥,鋼鐵的嗎?

 

 而那時侯建商並不知道,它的爐碴副作用,

 看起來像一般泥土,

 

 而爐石粉的技術,也在1991年第一間再利用處理廠有了之後,

 才慢慢發展起來的,

 

 相對的,1995年後,海砂屋是不是就大量減少了

 (所以我個人覺得,前期1970年~1994年海砂屋叫爐碴屋)

 

 而1995年後的房屋 檢驗出 氯離子含量就鹽份

 我的推測是1991年焚化廠慢慢都建出來後,

 又混到爐渣裡一起加工蓋成房子,才驗出 氯離子(鹽份)

 (焚化爐焚化 廚餘 濃縮後會產生強鹼和高氯離子的底渣)

 

 而這個是政府推的,所以不會有加害者,就算有也要把它換沒有,

 你在2010前,有看過誰賣海砂屋,爐碴屋被判刑,重罰的沒有?

 

 你如果再仔細去比對,有些還是特許行業的頭頭,潤什麼的,

 很多還是用在國宅,學校,道路的,

 (他們知道這個,但還是用下去了)




 

1977年第一階段工程完工,開始進入生產階段,

 並將產品運往日本,展開第一次的外銷;

 而原先屬於民營公司的中鋼,

 也在政府的出資下轉變成為國營企業。

 

1978年12月16日 中鋼 年產粗鋼能量150萬公噸

 第一階段建廠工程竣工(爐碴產出比10:3)

 年產出45萬噸爐渣

 

1979年12月10日 發生美麗島事件(或稱高雄事件)

 

1980年 林宅血案

 

1980年代時 中鋼開始將原來生產之氣冷高爐石,

 改用噴水急速冷卻,因冷卻速率甚劇,

 產生大量玻璃質,而形成粒狀之水淬高爐石。



 

1980年 高雄捷運

 

 1980年代開始討論規劃興建,

 1998年行政院決定以民間興建營運後轉移模式辦理,

 1999年經甄選後由高雄捷運股份有限公司負責興建初期路網

 2008年3月9日開始正式通車營運

 

 高雄市政府捷運工程局則只負責路線規劃與興建監督,

 不負責興建。

 

 (好慘,我現在才知道,高雄捷運不是高雄市政府的,

 廣告打那麼大,結果有沒有賺錢都是流到私人

 (中鋼,亞泥)的口袋)

 

 2015年 高捷  年報-查股持持有比例

 

 主要股東

 行政院國家發展基金  13.84%

 遠東集團 共13.86%

 

 中國鋼鐵  43.36%

 中欣開發  4.67%

 

 <=光這兩個 高捷就可以判定這是說是中鋼的都不為過,

 中鋼持有 高捷的股份比例,百分之百 控制人事權

 (加上中鋼民營化 = 私有企業擁有高雄市捷運耶)

 

 <=簡單的說,高捷是中鋼的 不是高雄市政府的


 

 實質控制高雄的人,是中鋼,不是高雄市政府

 

 (中鋼)

 一個企業壟斷了,從捷運工程到馬路,地面下,地面上

 80%材料供應

 

 (遠東集團-亞泥)

 另一個企業壟斷了,從捷運工程到馬路,地面下,地面上

 另外20%材料供應

 

 都民營的,

 如果他們不供料,高雄什麼建設都做不了,

 (跟國營的一模一樣,可是你不能監督它)

 

 我就不知道,我們的議員和立委是在做戲做哪部的?

 

 高捷是民間企業私有的(中鋼和遠東集團-亞泥)

 

 議員和立委是要求中鋼蓋快點嗎?還是要要求遠東蓋快點嗎?


 

1980年 高雄捷運 補充這個在於讓你了解

 高捷的建設,主要在消耗中鋼的產量

 (包含鋼鐵,爐石,爐碴)

 

 

 順便補充一下

 

 高雄捷運公司

 主要股東持股 中鋼(48.03%)

 <=只能監督

 中國鋼鐵  43.36% <=中鋼

 中欣開發  4.67%  <=中鋼100%子公司)

 遠東集團 共13.86%

 

 台北捷運公司

 主要股東持股 臺北市政府(73.75%)

 <=實質的經營及持有者

 

 而台中捷運公司 主要股東

 臺中市政府 100%

 <=實質的經營及持有者

 

1980年 中鋼 = 國民黨(國營)

 

1981年 陳文成命案


 

1982年6月30日  中鋼年產粗鋼能量累計達325萬公噸

 第二階段擴建工程竣工

 年產出105.6萬噸爐渣(爐碴產出量約產能的30%)

 

1983年 中鋼在台灣,開始高爐石粉,在土木水利工程方面之使用較少。

 

1984年 江南命案..等三大命案 撼動國際社會,

 使國民黨政府不斷遭受國際輿論的



 

1984年 中鋼公司三階、四階擴建工程首先應用高爐石粉於混凝土工程

 

1984年~1991年  中鋼共有194,804 m3混凝土使用爐石粉,

 其相關工程項目及數量詳表4-7所示

 (公共工程高爐石混凝土使用手冊)

 

1985年2月,中鋼承接臺灣鋁業公司部分生產設備,為中鋼鋁業的前身。

 

1987年7月15日起解嚴,「名義上」白色恐怖已經結束(未完全結束),

  臺灣平民不再受到嚴厲的軍法審判,

  但是《懲治叛亂條例》以及《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

  仍然持續鎮壓與政府持不同政見者。

 

1988年4月30日 中鋼 年產粗鋼能量累計達565.2萬公噸

 第三階段擴建工程竣工

 年產出169.56萬噸爐渣(爐碴產出量約產能的30%)

 

1989年04月07日  鄭南榕/逝世日期 (爭取言論自由)

 

1989年後 中鋼逐漸釋出政府持有股份



 

1989年~1996年 謝長廷為第一、二、三屆立法委員

 

1991年 南星計畫 第一期,第一區

 

 共分為三期工程,

 

 第一期已經在1991年完成;

 第二期暫緩實施;

 第三期又稱為中程計畫,並細分成兩個區,

 

 第一區已在2000年填滿。

 

 目前構想中用途有貨櫃碼頭、國際機場等。

 

1991年5月25日  中聯資源股份有限公司成立

 國內規模最大之高爐水泥與爐石粉生產及廢棄物處理之專業公司



 

1991年5月9日,法務部調查局幹員未知會國立清華大學校方,

   於清晨五時許進入清大學生宿舍拘提歷史研究所碩士生廖­偉程,

   引發臺灣社會與大學校園劇烈反彈。

1991年5月9日  清大學生到調查局臺北市調查處靜坐抗議。

1991年5月12日  抗議的教授及學生於中正紀念堂靜坐,

 二十多名教授遭到鎮暴警察以棍棒毆打。

1991年5月15日  上千名臺灣各大學學生

   發動罷課並佔領臺北車站大廳靜坐六天五夜,

   要求「廢除懲治叛亂條例、反對政治迫害」。

1991年5月17日  立法院通過廢除《懲治叛亂條例》,

1991年5月22日  正式宣告廢止。《懲治叛亂條例》

1991年廢除《懲治叛亂條例》

1992年修正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終結了言論叛亂罪的法律依據,

  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視為臺灣白色恐怖的真正結束。(民國81年)

(實質解嚴日)

 

1993年04月30日 映誠成立 (董事長都是謝維洲,董事謝應得)

 謝維洲<=謝長廷之子

 

 台中以南唯一一間再利用處理廠(全台壟斷七家之一)

 (2013年~2017年10月02日到現在董事長謝維洲,董事謝應得)


 

 2017年映誠脫產轉了1.4億過去 現在叫旭勇

 董事長謝維洲,董事謝應得都一樣

 

 偉鈞(映誠另一間相關企業)

 董事長謝應得,董事謝維洲




 

1993年 ~1999年 中鋼四階擴建工程共有964,125 m3的混凝土

 使用高爐水泥(爐石粉含量40%)共322,223 公噸

 

1994年  修憲,依據憲法新通過的第118條《直轄市自治法》,

 院轄市改稱為直轄市,並改為民選

 

1994年12月25日 吳敦義當選第一任高雄市市長


 

1995年4月12日 中鋼再度成為(國民黨的)民營企業

 <=那麼厲害,高雄市市長一要民選,

 馬上民營,極度噁心的中鋼,連一秒鐘都不想受監督


 

1995年~2002年 南星計畫

 

 南星計畫工程位於高雄市大林浦為填海造陸工程,

 中程計畫第Ⅰ區、第Ⅱ區及

 相關配合工程於民國1995年~2002年施工,

 混凝土主體結構為消坡塊、胸牆、堤面等三部份,

 (以我對中鋼的認識,他會把水淬爐石拿去賣,

 再把品質極差的爐碴用來填海造陸<=污染海洋,

 在1991年第一間爐渣處理廠出來,中鋼都海拋,

 沒理由有高級貨填海造陸,很白吃,

 

 那時侯房價還沒那麼高,不管在那裡地都很便宜.

 真的沒理由要用房屋的價格去填海造陸,

 (你會用造房屋的價格,在海邊填一塊路出來嗎?

 想像一下,你花了一千萬,買了水泥,鋼筋,爐石,

 把一間豪宅丟到海裡,希望以我可以在上面蓋工廠?)

 

 你不會覺得很白吃嗎?一間一間豪宅丟到海裡,,,

 國民黨中鋼那麼吝嗇,絶對不會做這種愚蠢事

 

 處理二三級爐碴要1450塊,它連處理都不想處理了,

 隋便給個600塊就叫人隨便亂埋亂堆了,

 怎麼可能拿可以賣1100的爐石粉去填海造陸,

 

 就像要填也是拿垃圾去填啊,什麼垃圾?

 就是己經1971年~2002年 不會處理的爐碴啊

 

 然後美其名叫填海造陸

 <=還有個很漂亮的名字南星計畫

 

 翻譯:爐碴 我海拋 之南星計畫(大林浦海邊掩埋場))

 =.=高雄人真好騙

 

1995年 從2014年回頭看,南星計畫

 地下水砷含量飆高40倍 空污致癌風險超過千分之一

 環保團體指出,南星計畫執行至今,

 地下水的砷含量在這6年來增加了40倍,

 同時在廢棄物填海後,高雄小港的海底底泥重金屬:

 銅、鉛、汞、鋅,含量高於未填廢棄物前2百多倍,

 重金屬汞、鉛、砷則分別超過法規限值


 

1997年5月31日  年產粗鋼能量累計達805.4萬公噸。

 第四階段擴建工程竣工

 年產出241.62萬噸爐渣(爐碴產出量約產能的30%)


 

1998年12月~2005年1月 謝長廷為高雄市市長

 (後來當了一年的行政院長)


 

1999年 中聯資源公司股票上市,簡稱中聯資

 

1999年  經甄選後由高雄捷運股份有限公司負責興建初期路網

 

2001年03月01日  中聯資源併購"聯鋼高爐水泥"

 合併後中聯資年產能由100萬噸提升為190萬噸,

 市佔率提升至43%,成為國內第一。


 

2001年11月19日,中鋼併購臺灣機械公司製造廠及其總公司


 

2002年開始  推動底渣再利用(包含爐渣)

  將焚化爐底渣納入級配粒料底層再生粒料來源

  焚化爐底渣納入級配粒料基層之再生粒料來源









 

2006年04月15日  中鋼累計年產粗鋼能量修訂為986萬公噸。

 生產設備多年來因更新與改善等因素,產能已有實質提升,

 年產出295.8萬噸爐渣(爐碴產出量約產能的30%)

 

2006年12月25日~2018年12月25日任期止 花媽會做12年高雄市市長

 

2007年7月26日  

 環保署修正的垃圾焚化廠焚化爐底渣再利用管理方式

 

 第二次修正公告

 新增焚化底渣妥善再利用的證明文件中,

 原有「加工再利用機構與最終使用機構各個經手單位的簽章欄位」。

 

2007年 中聯資 啟動台中水淬爐石研磨廠建廠計劃


 

2008年3月9日 高捷開始正式通車營運


 

2009年 中聯資 第二季投產營運台中水淬爐石研磨廠

 

 中聯資主要業務範圍及生產基地仍以南部地區為主

 

 公司廠房分布以中南部為主,

 

 分別有高雄總廠、台中南堤廠、高雄小港爐石加工廠、

 彰化全興處理廠、仁武廠、利昌廠、

 苗栗廠、長泰廠、彰化廠、大發廠。

 

2010年6月30日 中鋼集團年產粗鋼能量累計達1,336萬公噸

 中龍鋼鐵第二期第一階段擴建工程竣工,

 

 年產出400.8萬噸爐渣(爐碴產出量約產能的30%)

 

2010年7月5日  (環保署大放水,刪可究責單位)

 環保署修正的垃圾焚化廠焚化爐底渣再利用管理方式

 

 第三次修正公告卻將加工再利用機構與最終使用機構

 各個經手單位的簽章欄位刪除,導致焚化底渣全台各地亂竄。

 

2010年~2012年 李穆生 時期  高雄市環保局長

 第一期  2010年~2012年 李穆生 時期

 會貪的都會升官(有時侯貪的不是錢,是權力)前環保局長李穆生

 <= 現在還是老神在在在市府裡當技監

 (貪污沒有撤職,而是換個職位,還不小)

 

   (請辭後被起訴貪污收賄後,一直在高雄市政府當技監,

 第十二職等薪水約41790元~51480元)

 

 (2017年05日05日洩標案評委名單 高雄環保局長李穆生判刑2年半)

 

2010年 高雄市環保局長李穆生

 

 辦理勞務採購案件過程中涉嫌洩漏評選委員名單,

 遭檢方涉嫌洩漏國防以外應秘密之文書消息罪嫌起訴。

 檢方表示,高雄市有30多件,雲林縣3件,

 總金額逾4億元的標案疑似有問題,全案還要進一步追查。

 (2017年5月5日被橋頭地院依洩漏國防以外秘密罪判徒刑2年6個月)

 

 共犯有:

 高雄市環保局長李穆生<=主謀

 環保局行政秘書元曉琴、<=交辨替死鬼

 中山大學環境工程研究所教授樓基中、

 空中大學科技管理系系主任吳銘圳、

 以及峰將工程顧問公司張至上。,<=李穆生友人,接線白手套


 

 涉嫌洩密的採購計劃包括

 「100-102年度高雄市加強洗街計畫」、

 「100-102年度高雄市室內空品暨餐飲業輔導計畫」、

 「101年高雄市農地控制場址污染改善暨驗證計畫

 (監督暨驗證標)」等相關標案。



 

2010年 林益世向地勇陳啟祥索賄 6300萬元賄款

 施壓 中聯 讓「地勇選礦公司」續約

 =>就是把中聯 爐渣交給 地勇處理,

 

 2010年6月30日 中鋼集團年產粗鋼能量累計達1,336萬公噸

 

 中聯處理後約有10%第二級爐碴(轉爐石,脫硫渣)133.6萬噸

 <=不受管束

 

 地勇處理後也有10%第三級爐碴(氧化碴,還原碴)133.6萬噸

 <=受管制(是有毒廢棄物)

 

 地勇是當時三大間爐渣處理公司之一

 地勇、台協及大地亮

 133.6萬噸等於一間分到44.53萬噸,1噸有600塊的推廣費(回扣)

 等於一年有2億6718萬元

 

 爐碴再利用處理成本要1450元,所有有時就便宜行事,

 拿到脫硫碴(或轉爐石)後,就隨便找地方埋起來或堆著.

 

 1450元,處理完44.53萬噸,要6億4568萬元,

 雖然可以鍊出一起重金屬賣,但利潤遠遠低於直接廢棄

 

 正常的情況是

 1.中鋼 給 中聯 爐碴 +處理費1450元/噸,(利潤是水淬爐石粉)

 (可是中鋼它只給200塊/噸)

 

 2.中聯 給 地勇 爐碴 +處理費1450元/噸,(利潤是第二級爐石粉)

 (可是中聯它只給600塊/噸)

 

 3.地勇 給 映誠 爐碴 +處理費1450元/噸,(利潤是第三級爐石粉)

 (可是地勇它1塊都不想給,就直接亂廢棄了,

  因為只收600塊,真的很確實的處理,可能都還倒貼)

 

 2012年3月

 陳啟祥先主動提及兩年前如何交付6300萬元賄款,

 林未否認。陳問林:「這次怎麼處理?」

 林答:「八三」(8300萬),交付方式則為「三、三、二三」

 (分為三次:3000萬、3000萬、2300萬)

 

2010年  簡單介紹一下:林益世

 <=紅派由林益世接棒以後曾連任四屆立委,

 身兼國民黨政策委員會執行長(大黨鞭),

 又進軍內閣任行政院秘書長,

 原被視為未來十年紅派的指標性人物,

 也是國民黨角逐2014年高雄市長選舉的人選之一。

 

2010年 高雄 主要有紅、白、黑三派(介紹)

 

 (國民黨)

 紅派  以水利會系統為根據地 以大黨鞭林益世大黨鞭為首

 白派  以農會系統為根據地 以立法院長王金平為首

 

 (民進黨)

 黑派  以余家班余政憲為首

 

 後來水利會被民進黨 李清福 吃下來了,

 但2017年1月23日,李清福貪污案 被判有期徒刑10年



 

2010年11月19日 高雄市環保局長李穆生(第一件洩密)

 

 李穆生因而將該勞務採購案之評選委員遴選名單交給葉雅強閱覽

 並於99年11月19日配合葉挑選建議評選委員擇定評選委員,

 之後倡揚公司果然順利取得優先議價權,

 並以8200萬元標得採購案。


 

2011年6月份 高雄市環保局局長(李穆生)和

 環保蟑螂地勇公司負責人(陳啟祥)

 買票高手(楊見福)一個喬事大佬(許崑源)"餐敘"

 (餐敘地勇陳啟祥自己說:環保局局長李穆生暗示要5000萬)

 

2011年3月  

 2016年03月18日

 高雄港務分公司督導孫暐炫表示2011年3月 ,

 高雄港洲際貨櫃中心第二期工程,

 是依行政院「高雄海空經貿城」發展計畫,

 

 動工,在高雄港外港水域填築土地,

 發展「貨櫃中心」及「石化油品儲運中心」,

 目前外廓防波堤、碼頭護岸及浚填工程均已開工,

 預定2019年完工。

 

2011年8月份 高雄市環保局局長(李穆生)和

 環保蟑螂地勇公司負責人(陳啟祥)

 買票高手(楊見福)一個喬事大佬(許崑源)"餐敘"

 (餐敘地勇陳啟祥自己說:環保局局長李穆生暗示要5000萬

 而有去餐敘是李穆生自己 承認的)


 

2011年9月

 向公共工程之承攬廠商謊稱可提供天然砂石供公共工程使用

 實則利用焚化爐底渣資源化產品與天然砂石於外觀上不易分辨之漏洞


 

 無法分辨底渣及天然砂石的政府部門一覽表

 唯一一個,有對工程品質抽查的

 是 內政部營建署南區工程處



 

2012年 映誠董事長:謝維洲,董事:謝應德

2012年 偉鈞董事長:謝應德,董事:謝維洲

 (謝維洲,謝長廷之子,政二代)

 幾乎包辨所有南部政府公共工程,爐渣未加工處理的供給

 台中以南只有一間,爐渣底渣再利用處理廠 就是映誠

 

2012年~2014年 映誠公司打臉 6縣市環保市

 「一般廢棄物-焚化底渣再利用網路申報系統」(簡稱DISP系統)

 <=形同虛設,就做假資料,長達三年,

   各縣市的環保局也分辨不出來,只發錢

   (換言之,各縣市的環保局並沒有查核的能力)


 

 方得向各縣市環保局請領處理費用,

 映誠公司為如期向各縣市環保局請領處理費用,

 竟於101至103年間,

 

 明知映誠公司並無實際將底渣資源化產品載運至偉鈞公司,

 亦未由偉鈞公司實際出貨給廠商,

 

 實際上是將之堆置於廠區內、附近土地、或出貨至無法申報使用之用途,

 

 竟偽造五千餘張出貨單,

 再將不實出貨資料申報於環保署所建置之

 「一般廢棄物-焚化底渣再利用網路申報系統」(簡稱DISP系統),

 

 檢附相關文件據以向

 台中市政府環保局、

 彰化縣政府環保局、

 嘉義市政府環保局、

 嘉義縣政府環保局、

 台南市政府環保局、

 屏東縣政府環保局請領處理費用共計1億8312萬1616.6元。

 (還有高雄市政府環保局)

 

 又為符合環保署修正公告之

 「焚化廠焚化底渣再利用管理方式」所規定之其他申報項目,

 及符合環保署所公告之廢棄物處理廠網路傳輸申報系統

 

 所定之格式、項目、內容及頻率,

 其等更指示專責人員申報不實之資料達數萬筆。

 

2012年1月份 高雄市環保局長李穆生 涉嫌洩密的採購計劃(第二件洩密)

 「高雄市室內空品暨餐飲業輔導計畫」

 勞務採購案(預算金額1500萬元)

 澳新公司總經理鄭仁雄欲競標高雄市環保局所辦理之勞務採購案


 

2012年3月 林益世索賄地勇陳啟祥 8300萬元


 

 2012年6月27日出刊的臺灣《壹週刊》第579期以

 「廠商控政院秘書長林益世貪瀆」為題報導,

 時任行政院秘書長的林益世遭人檢舉於立法委員

 及國民黨政策委員會執行長(俗稱「大黨鞭」)任內,

 以協助中鋼下游協力廠商「地勇選礦公司」續約為由,

 於2010年在鳳山家中收取193萬美鈔現金

 (依當時匯率折換,約合新臺幣6300萬元)的不當利益。

 

 林擔任行政院秘書長後,又趁合約即將到期之時機,

 再度企圖強索新臺幣8300萬元。

 民進黨要求行政院長陳冲應立即停止林的職務,

 清查他職務範圍內是否有貪污等其他不法不當情事,

 追查是個案還是累犯。

 

 (所以由此可見,每二年每一個要續約的爐渣處理商都要繳

 繳6300萬的賄款才能拿到中聯的合約,

 問題只是在於繳給誰而己,

 難怪高雄市環保局局長李穆生

 暗示地勇陳啟祥繳5000萬,那還算便宜的勒)


 

2012年03月23日  有關媒體關注高雄市政府環保局為

 處理地勇公司料堆污染問題,在3月23日

 發文通知中鋼等上游鋼鐵廠商停止供料事宜


 

2012年4月份下旬  陳啟祥與議長許崑源夫人到環保局關說斷料(地勇)

 (餐敘地勇陳啟祥自己說:環保局局長李穆生暗示要5000萬

 而有去餐敘是李穆生自己 承認的)

 

2012年5月17日  事後,市府邀集各相關局處辦理會勘,

 會中決議限期地勇公司6個月內(101.12.7前),

 將農業區堆置全部移除,並應於5月底前擬定清理計畫書,

 此獲地勇公司當場承諾(嗣亦於5月31日檢送清理計畫書),

 環保局考量地勇公司有積極清理之表示,行政目的業已達成,

 無繼續行政指導之必要,才將停止供料的公文廢止。

 

 而在地勇公司去化爐碴之前,停止供料給地勇,

 然後卻不是引用廢棄物清理法,

 而是行政程序法,對企業作行政指導。

 (上個月關說完,這個月就將停止供料的公文廢止,

 (紅包)價格談好了

 餐敘地勇陳啟祥自己說:環保局局長李穆生暗示要5000萬

 而有去餐敘是李穆生自己 承認的)

 

2012年5月30日  

 高雄市政府還辦理了跨局處的聯合會勘之後,

 要求地勇公司提出清運計畫,

 必須在半年內清除農業區內六處爐碴,

 卻在地勇公司提出清運計畫前一天,

 把之前的公文廢止,而被監察委員提出糾正。

 

2012年6月份  高雄市環保局長李穆生 涉嫌洩密的採購計劃(第三件洩密)

 

 鄭仁雄知悉高市環保局將辦理

 「101年高雄市農地控制場址污染改善暨驗證計畫(監督暨驗證標)」

 勞務採購標案(預算金額319萬6,000元),

 再託元曉琴向李穆生請示得否承作,

 

 李首肯後,元曉琴即依李穆生指示

 將勞務採購案契約草稿及標案計畫經費分配明細表交給鄭男,

 並將評選委員遴選名單交給鄭閱覽挑選,

 再由李穆生配合鄭挑選而圈選評選委員,

 後澳新公司果順利取得優先議價權,

 

 但因李穆生等人於同年8月7日因本案遭檢調偵查而未得逞。

 

2012年7月2日  林益世向特偵組檢察官承認部份罪行

2012年7月3日 林益世移送土城看守所忠三舍,

 囚衣號碼「2559」。

2012年7月4日  林母沈若蘭用行李箱裝著新臺幣1800萬,

 未請自來北上特偵組應訊,

 表示這就是兒子林益世向業者陳啟祥索取的賄款。

 但陳啟祥給林益世的賄款是4筆共193萬的美金,

 因此被質疑是林母救子心切,「搞錯」賄款,

 繳了另涉他案的款項。

 

2012年7月法務部長曾勇夫因「林益世索賄案」表示,

 廉政署將於2012年底完成《吹哨者保護法》草案

 (到2017年都還沒過)

 

2012年8月01日 高雄市政府環境保護局李穆生局長發聲明稿

 捍衛團隊清白,維護個人尊嚴(順便向陳菊請辭)

 

 李穆生局長強調,指控者必須拿出證據,而不是濫用言論自由,

 顛倒是非的指控者,就應該負起的舉證責任。

 也期盼各界應重視污染問題的本質,讓環保回歸專業的判斷,

 對於近日電視媒體及週刊雜誌的惡意栽贓抹黑,

 意圖散佈於社會大眾,已嚴重損害個人聲譽,故將委請律師具狀提告。

 

 (2017年05日05日洩標案評委名單 高雄環保局長李穆生判刑2年半)

 地勇陳啟祥,現在回過頭來看,你從上任就一直收錢(收賄)收到下台,

 5000萬,你還真是貪心)

 

 <=結果一下台,還是在花媽團隊裡當技監,做市政規劃...

 規劃怎麼收錢嗎?




 

2012年8月01日 陳琳樺 環保局副局長,臨時代理環保局局長職務

 ~2012年12月31日


 

2012年8月02日 陳啟祥:李穆生曾暗示5千萬(索賄未果)

 地勇公司負責人陳啟祥,高雄市環保局長李穆生

 

 報導特偵組發現地勇遭中鋼斷料前,與李穆生關係友好;

 李穆生去年曾在鳳山「醉大黨食堂」

 與陳啟祥及其女友程彩梅聚餐過四、五次,

 前鳳山市民代表謝澤良也與會。

 李穆生曾在一次宴席中對陳啟祥說:

 「陳桑,有其他業者要給我五千萬封殺地勇,你看呢?」

 《壹週刊》解讀此舉是李向陳索賄,

 索賄不成交惡,李行文中鋼要求對地勇斷料。

 

 李穆生昨天舉行記者會坦承去年六月及八月,

 透過環保局議會聯絡人接受

 無黨籍高雄市前市議員楊見福邀請餐敘,不知陳啟祥會出席;

 今年四月下旬,陳啟祥與議長許崑源夫人到環保局關切斷料公文時曾碰面。

 他強調,「沒有《壹週刊》引述的對話內容,更沒有索賄」,

 看完只覺得「好笑」。

 (我聽你(李穆生)講完也覺得好笑)

 

 人物補充:

 (1)買票高手(賄選專家)

 楊見福 五甲區鳯山區議員,連兩屆當選議員,連兩屆賄選當選無效

 

 高雄市鳯山區(第九選區)(無黨籍親國民黨)

 (2010年當選議員,被起訴並確定當選無效,當選票數12329)

 (2014年當選議員,被起訴並確定當選無效,當選票數13428)

 

 (2) 縱橫高議會20年 喬事大佬(議長)

 許崑源 新興區苓雅區前金議員也是2010年~2014年高市議會議長

 

 (2010年當選議員,當選票數18628)

 (2014年當選議員,當選票數20366)

 2003年許崑源的兒子涉入持偽鈔跟持毒案件,

 <=是製造偽鈔和賣偽鈔,持有的毒品是K他命及「紅豆」、搖頭丸、大麻

 甚至傳出許崑源的前妻在幹員抵達時出面拖延

 

 (我是不曉得,你和一個環保局局長(李穆生)跑去

 和一個買票高手(楊見福)一個喬事大佬(許崑源)"餐敘"

 

 那麼剛剛好,環保蟑螂地勇公司負責人(陳啟祥),也來了...

 (還聚餐過四、五次....)

 

2012年08月09日 河川整治工程像豆腐渣 官員收賄養小三

 (第六、第七河川局以及南區水資源局共29處)

 6月份包括官田、善化堤防嚴重潰堤

 (第六,第七河川局 以及南區水資源局,

 涉及13項工程款、涉貪金額高達13億2千萬元)

 

 (補充:

 第六河川局  範圍:台南所有溪上中下遊工程

 第七河川局  範圍:宜蘭所有溪上中下遊工程

 南區水資源局  範圍: 嘉義,台南,高雄,屏東,水源區及霸堤 )


 

2012年8月23日  特偵組以林益世涉犯違背職務收賄等五年以上重罪,

 涉嫌重大且有勾串共犯、證人及滅證等情形,

 向臺北地方法院提出延長羈押禁見2個月。


 

2012年10月15日 代理環保局長 陳琳樺 被議員 質詢時表示

 

 脫硫渣是一項產品,不是原物料或是廢棄物。

 地勇堆置的脫硫渣有11處,

 其中5處在工業區內,6處違法置於農業區內。

 環保局已依違反空氣污染防制法開出多張10萬元的罰款,

 

 地勇公司堆置的脫硫渣約有135萬噸,

 估計移除所有脫硫渣約要10幾億元的費用。

 

 (完全不像環保局會說出來的話,比較像是中聯,中鋼,地勇公司的人)

 (和李穆生一個樣)

 

 地勇堆置的脫硫渣135萬噸,推廣費是一噸600塊(回扣),

 換言之己經進帳8.1億,135萬噸,

 

 依違反空氣污染防制法開出多張10萬元的罰款???

 8.1億,你開出多張10萬元的罰款???

 <=是怕要收賄的5000萬縮水嗎?


 

2013年 爆出民進黨籍高雄市議會副議長蔡昌達

 向天山公司董事顏萬成索賄,要幫他吃下地勇的合約

 (有起訴,但判無罪)

 

 天山和地勇一樣是想吃中聯合約的新場商

 (蔡昌達說當時根本沒有這間公司,是抹黑,

 現在2017年回頭去看,真的有這間公司,

 大寮的大發工業區裡2009-6-25成立)




 

2013年  環保署 第四次修正公告 (放寬採認,時間點)

 (底渣再利用管理方式)

 第四次修正公告,提出留存最終使用機構紀錄,

 即可視為最終使用機構簽收單,

 各縣市要向本署申請補助款時須檢附最終使用機構簽收單。

 但在102年經映誠陳情推說窒礙難行,而放寬採認,

 (主因,大放水,而後各縣市公共單位就可以視而不見(不監督))

 

2013年~2014年 第二期   陳金德時期 高雄市環保局長

 2013年1月~2014年12月31日

 (2014年12月31日後升任 高雄市副市長)

 (2016年09月12日 接任台灣中油董事長~2017年08月15日,

 因全台大跳電下台)

 

 陳金德曾擔任國民大會民進黨團總召、宜蘭縣長游錫堃機要、

 宜蘭縣民政局長(劉守成縣長任內)、

 第五、六屆立委,於2013年1月就任高雄市環保局長,

 就任前擔任立委吳秉叡的國會辦公室主任,

 而前高雄市環保局長李穆生,遭前行政院祕書長林益世索賄案波及下台。


 

2013年~2014年  映誠等三人造假資料詐騙輔助款

 

 

 (謝應得、陳炳良及莊天彰)

 等人因知悉映誠公司

 與各縣市環保局所簽訂之契約係約定,

 映誠公司除須將焚化爐底渣經由篩分、

 破碎及水洗等程序製成底渣資源化產品外,

 尚需正常出貨始「完成再利用」,

 

 方得向各縣市環保局請領處理費用,

 映誠公司為如期向各縣市環保局請領處理費用,


 

 映誠公司為如期向各縣市環保局請領處理費用,

 竟於101至103年間,(2012年~2014年)

 

 明知映誠公司並無實際將底渣資源化產品載運至偉鈞公司,

 亦未由偉鈞公司實際出貨給廠商,

 

 實際上是將之堆置於廠區內、附近土地、或出貨至無法申報使用之用途,

 

 竟偽造五千餘張出貨單,

 再將不實出貨資料申報於環保署所建置之

 「一般廢棄物-焚化底渣再利用網路申報系統」(簡稱DISP系統),

 

 檢附相關文件據以向

 台中市政府環保局、

 彰化縣政府環保局、

 嘉義市政府環保局、

 嘉義縣政府環保局、

 台南市政府環保局、

 屏東縣政府環保局請領處理費用共計1億8312萬1616.6元。

 

 又為符合環保署修正公告之

 「焚化廠焚化底渣再利用管理方式」所規定之其他申報項目,

 及符合環保署所公告之廢棄物處理廠網路傳輸申報系統

 

 所定之格式、項目、內容及頻率,

 其等更指示專責人員申報不實之資料達數萬筆。



 

2013年~2014年 映誠用(未處理)底渣冒充天然砂作為瀝青原料

 賣給政府,公共工程單位詐款(減料)

 

 謝應得等人為去化前揭偽造出貨單

 向各縣市環保局請款而堆置於廠內或鄰近土地之底渣資源化產品,

 明知台南市政府工務局所招標之

 102年及103年粗砂料採購案,

 

 採購標的「粗砂料」係指天然河砂或陸砂,

 不得含有焚化爐底渣等再生粒料成分,

 竟仍將映誠公司之焚化爐底渣資源化產品以3:7之比例混摻於天然砂石中,

 再載運至台南市政府工務局瀝青拌合廠,

 用以鋪設台南市內各處道路,

 總計向該局詐取貨款2506萬7798元。

 

<= 台南市政府工務局 沒有抽查,連續2年用(未處理)底渣

  (3底渣:7天然河砂,陸砂)

  鋪設台南市內各處道路

  (這是可以抽查出來的,但是台南市政府工務局沒有做)

 

2013年03月05日

 中龍鋼鐵第二期第二階段擴建工程竣工,

 中鋼集團年產粗鋼能量累計達1,586萬公噸。

 年產出475.8萬噸爐渣(爐碴產出量約產能的30%)

 

2013年5月 不管民眾如何反應(求救)高雄市政府,

 不想管就是不想管,只罰6萬,還隨地回埴爐碴到農田

 (不過卻可以在2014年05月12日  對地勇公司的不當得利方式,

 裁罰三千多萬,希望促使廠商盡快處理。

 (還不是環保局開罰的,而是都發局用行政罰法)

 花媽的高雄市有雙重標準,有給錢的會比較鬆,沒給錢的會比較嚴)

 

 高雄旗山的大林里,有塊被盜採砂石的農地,

 地主從中鋼的子公司中聯資源公司,

 運來爐石回填農地。

 

2013年9月  地政局以違反區域計畫法,

 不符合農地農用規定,對地主開罰六萬,

 要求在去年年底前恢復原狀。

 

 但地主無視政府法令,還是不斷傾倒,

 當地居民一再向高雄市政府求救,

 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塊土地淪陷。

 

 大林里反廢爐碴自救會會長鄭妙珍表示,

 開始回填爐碴後幾個月,

 水池的水變成淡藍色,魚不見了,水鳥也不見了,

 池水的PH值超過12。由於當地居民以地下水為飲用水源,

 甚至農業灌溉也仰賴它,萬一地下水受到污染,

 他們將無法在這裡安居樂業。


 

2014年01月03日 南星計畫 污染大林埔(大林浦海邊掩埋場計畫)

 

 地下水砷含量飆高40倍 空污致癌風險超過千分之一

 環保團體指出,南星計畫執行至今,

 地下水的砷含量在這6年來增加了40倍,

 同時在廢棄物填海後,高雄小港的海底底泥重金屬:

 銅、鉛、汞、鋅,含量高於未填廢棄物前2百多倍,

 重金屬汞、鉛、砷則分別超過法規限值,

 

 高雄學子聯盟則指出,

 這次的填海造陸計劃雖說是廢物再利用,

 實則是將海洋當作垃圾掩埋場,

 同時,填海造陸會對海洋生態造成十分嚴重的威脅,

 使海洋失去原本應有的功能。

 

 而填海的廢棄物質如果含有毒素,

 則會因為台灣不像日本擁有5公尺以上天然不透水粘土層,

 使得有害物質溶出並污染海洋。





 

2014年05月12日  

 如今,兩年多過去了,爐碴山只清掉三座,

 高雄市環保局廢管科長高宗永表示,

 

 2014年1月已經由都發局用行政罰法,

 對地勇公司的不當得利方式,裁罰三千多萬,

 希望促使廠商盡快處理。

 (還不是環保局開罰的,而是都發局用行政罰法)

 

 地勇案未了,又有新的受害者...

 (高雄市環保局留了一個漏洞,讓環保局"無法"對地勇開罰,

 實質的放水,

 可是卻可以利用都發局用行政罰法,

 對地勇公司的不當得利方式,裁罰三千多萬,

 也就是說,高雄市政府有心處理,

 可以一直用都發局用行政罰法,

 可是他不用)


 

2014年05月12日 (非常誇張的高雄市環保局01)

 

 高雄市政府唯一能端出的武器,是區域計畫法,

 這些爐石和地勇案一樣,都被視為產品,

 高雄市環保局認定不是廢棄物,因此也無法用廢清法去辦。

 (不處理就是不處理)

 

 大林里反廢爐碴自救會會長鄭妙珍認為,

 農田應該農用,不應該有環保局所謂的產品填在這裡,

 產品填在農地,就變成了廢棄物,因為沒有去使用它。

 

 問題是,農地盜採砂石後的坑洞,該如何處理?

 地方主管機關高雄市經濟發展局表示,坑洞不得回填爐石。

 經濟發展局副局長林英斌表示,

 

 經濟部礦務局明確指示,爐石含鹼性比較高,

 

 回填作農業使用,對農作物可能有不良影響。


 

2014年05月12日 (非常誇張的高雄市環保局02)

 (1)

 廢管科長高宗永卻表示,不適合回填,不代表它就是廢棄物,

 環保局不能因為爐碴在農作物的生長上,

 可能影響土壤酸鹼度,就認定是廢棄物。

 

 (完全不像環保局會說出來的話,比較像是中聯,中鋼,地勇公司的人)

 

 (2)

 中鋼把煉鋼產生的廢棄物,

 轉爐石與脫硫渣,循廢棄物再利用管道,

 在工廠登記證中登記為產品,當它的去化管道出了問題,

 

 像地勇案一樣,十年來堆置面積有增無減,

 或是像旗山案,假產品之名,行廢棄之實。

 

 所以這些爐碴,就可以永遠排除廢清法的約束,成為萬年產品嗎?

 

 (高雄市環保局 長年漠視爐石與脫硫渣 污染農地)

 

 (3)

 台南社大理事長黃煥彰舉例,我們身上穿的衣服,

 如果不要了,送去當二手衣,就還是產品,

 如果丟在垃圾車或其他地方,就應該是廢棄物。

 兩個非常基本的原則,

 第一,能不能去化,第二,有沒有到對的地方。

 他認為,將旗山爐碴視為廢棄物,無庸置疑。

 

 (這是比較正常人的想法,相比之下,環保局根本外星人)

 

 (4)

 環保署督察總隊長陳咸亨表示,不管是否為再利用的產品,

 只要它有污染,都適用廢清法的管理跟管制,

 登記為產品可能造成環境污染,

 因為不是真的拿去使用在應該用的地方,

 或流向法規接受的地方,有造成環境污染之虞,

 當然可以用廢棄物清理法相關的罰則或處分。

 

 (中央環保署也覺得是要它有污染,都適用廢清法的管理跟管制,

 但是我們高雄環保局不覺得,覺得它是產品,根本高雄外星人)

 

 (5)

 地勇案因為林益世,讓爐碴處理的暴利曝光,

 而在旗山案,是否有暗盤交易?有沒有利益團體施壓?

 造成行政單位執法的阻礙,依照高雄市環保局目前的做法,

 高雄市可能淪為中鋼爐碴合法的廢棄天堂,

 當它流向其他縣市,更將引爆縣市大戰。

 

 (有兩個被影射想收錢的,一個環保局局長,一個副議長,

 雖然沒有判刑,但是看這種護航模式,他們是真的非常想收錢)


 

2014年12月25日 謝維洲當選台北市第1選舉區(北投區、士林區)議員


 

2015年 高捷  年報-查股持持有比例

 

 主要股東

 行政院國家發展基金  13.84%

 遠東集團 共13.86%

 

 中國鋼鐵  43.36%

 中欣開發  4.67%

 

 <=光這兩個 高捷就可以判定這是說是中鋼的都不為過,

 中鋼持有 高捷的股份比例,百分之百 控制人事權

 (加上中鋼民營化 = 私有企業擁有高雄市捷運耶)

 

 <=簡單的說,高捷是中鋼的 不是高雄市政府的

 

2015年 也就是說 高捷用的所有東西,都是中鋼的,

 爐碴,鋼鐵,爐石粉 都是自產自銷

 水泥主要由 亞泥供應

 (難怪亞泥可以 肆無忌憚 的挖山,

 高捷是挖花蓮的山做出來的)

 

 也是中鋼偷埋,亂堆幾百萬,幾千萬噸,埋出高捷來的.


 

2015年 第三期 鄒燦陽 時期 高雄市環保局長

 2015年1月1日~2015年8月11日 鄒燦陽(清官,人才)

 

 來不到,3個月就想走了,因為不想一起貪

 (他還是陳金德去宜蘭特地請過來的,

 他當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人家要送1000萬給他,

 他理都不想理,當月開會就直接舉報政風處人家行賄,

 後來議員也來關說,副市長陳金德也來關說,都不行,

 最後花媽的團隊容不下清廉就這樣被迫走了,

 理由是身體不好,被氣到血壓高)


 

 2015年年初 陳姓鋁合金製造業者

 因公司購得的舊廠房土地上有2萬多噸

 「非有害集塵灰或其混合物」等事業廢棄物,

 又未依約定及時將該批事業廢棄物清除,

 遭賣方向法院聲請將陳男公司土地假扣押。因公司周轉困難,

 陳男為節省清運費,

 找上環保局要求將該批事業廢棄物送到高市大寮公有掩埋場處理,

 但被環保局廢管科科長高宗永以

 「高雄市政府不准民間事業廢棄物進入大寮掩埋場」為由拒絕。

 

2015年年初 陳姓鋁合金製造業者

 購地後因地上有毒事業廢棄物(脫硫渣等廢棄物),土地被假扣押,

 要求批事業廢棄物送到高市大寮公有掩埋場處理,

 被環保局廢管科科長高宗永拒絕,

 「高雄市政府不准民間事業廢棄物進入大寮掩埋場」

 

2015年03月26日11點 高市環保局2名稽查人員前往岡山區

 停業多年的岡山鋼鐵廠稽查時,竟遭廠方人員「關起來」,

 

 稽查人員向岡山分局求助,員警趕到後,廠方才開門放人,

 目前警方已將雙方帶回派出所進行偵訊中。

 

 位於岡山台1線省道旁的岡山鋼鐵廠是一處廢棄廠房,

 廠區含廠房在內佔地約3.2萬坪,去年曾進行法拍,

 底價超過15億元,價值驚人,

 不過由於債權人與管理人雙方爭議不斷,有意者也不敢插手,

 目前部分廠區轉成倉儲和遊覽車的停車場,也堆放脫硫渣等廢棄物。

 

 轄區壽天派出所員警到場後,廠方才將大門打開,

 讓稽查員得以離開,環保局廢棄物管理科科長高宗永表示,

 稽查員有先表明身分,也開公務車前往,廠方居然限制行動,

 將提起妨害公務的告訴。

 

 補充:

 (超鋁金屬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陳榮仁 · 高雄市岡山區新庄路11之5號)



 

2015年4月17日 陳姓鋁合金製造業者第一次賄賂

 高市環保局長鄒燦陽,被拒

 另尋求高市議員陳政聞向市政府協調撤銷假扣押,

 並召集市府相關單位召開協調會。

 

 下午,利用當時的環保局長鄒燦陽

 因公前往高雄市三多四路百貨公司參加市府活動機會,

 撥打鄒燦陽手機求見,

 並當面告知若能同意讓該批事業廢棄物進入大寮衛生掩埋場,

 將給予鄒「1,000 塊大塊的」(台語)即1000萬元作為對價等,

 但被鄒燦陽當場拒絕。





 

2015年05月06日 浮洲合宜宅 爐渣屋事件(新北市社會住宅)



 

2015年5月13日  環保局局長鄒燦陽在環保局會議主持主管

 會報會議中揭露陳男有意行賄一事送政風單位查辦

 

 鄒燦陽先在高雄市政府環保局會議室

 主持主管會報會議中揭露陳男有意行賄一事,

 並於同日簽核批示

 高雄市政府環保局廉政倫理事件登錄表送政風單位查辦

 (請回頭看一下2015年4月17日陳姓業者,有請議員陳政聞關說,

 我相信他也有請副市長陳金德向環保局局長鄒燦陽關說)


 

2015年6月2日  鄒燦陽與高宗永均出席由副市長陳金德主持的協調會,

 鄒在會中再次揭露陳男行求賄賂行為,

 政風單位則在同年8月間將全案函送法務部調查局查辦。

 

2015年7月 台灣七大底渣再利用處理廠(壟斷)

 (不處理也可以把底渣變產品)

 

 根據環保署的底渣再利用辦法,

 對於底渣資源化產品品質的檢測,

 只有兩項,戴奧辛跟重金屬。

 

 但這兩項在目前的檢驗機制下,

 幾乎不需要處理廠處理也會合格。

 

 台灣七家處理廠其實只有做物理性破碎、篩分,

 目的就是要減少雜質,但環保署對於雜質卻根本沒訂標準。

 

 (換言之底渣隨便廢棄,也只能罰3萬)

 

2015年7月 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在台中清水當地被傾倒十萬噸底渣)

 (從罰8千多萬 變罰3萬)

 

 當時市府曾大動作開罰八千多萬,廠商提起訴願,

 市府訴願委員會卻認為,這是資源化產品不是廢棄物,

 環保局只好根據侵占公有地的部分,重新開罰三萬元。

 

 台中市環保局表示,該地填埋底渣是符合規定,

 廠商只須移除高於路面及占用公有土地的部分。

 原本十萬公噸底渣,業者只清走六萬噸,

 其他都屬於合法的填地材料。

 

 然而,現場遺留的底渣混合許多垃圾,

 環保人士與地方居民對這種狀況,完全無法接受。


 

2015年08月10日 僅任職8個月 高市環保局長鄒燦陽請辭(人才)

 因為法辨了要行賄的超鋁金屬工業股份有限公司,陳榮仁,

 

 鄒燦陽就被 花媽的副市長迫退,

 再任命一個聽話的蔡孟裕.

 (如果連一個檢舉會行賄的業者,環保局局長都會被迫退,

 換言之,整個花媽的執政團隊都在貪污,

 所以你們容不下一個清廉的官,怕迫走你們財神爺是嗎?)




 

2015年08月11日 第四期 蔡孟裕時期 高雄市環保局長

  ~2017年09月24日 現任中

 

 蔡孟裕 (原高雄市環保局副局長)接任 環保局局長


 

2015年08月19日 幫長官作偽證 第六河川局副局長起訴(郭建宏)

 謝瑞章在擔任副局長期間,經辦88風災後的曾文溪治水工程


 

2015年 舉映誠企業合作之公共工程及公部門

 2011年9月~2015年瀆職的政府部門 名單

 (這是個可以用對工程品質抽查就查出來的漏洞).

 (另做一個上中下遊關係表圖)

 

2016年2月26日  林益世一審 合併執行有期徒刑13年6個月,

 褫奪公權8年,併科罰金新臺幣1580萬元

2016年2月26日  林母沈若蘭改依隱匿刑事罪遭判5月

 

2016年03月06日 發現松菸文創 是爐渣屋

 

 看樣子是用了第二級(脫硫碴,轉爐石),第三級的爐渣(氣化碴,還原碴),

 未完全處理四步驗(前處理+水洗+熟化+)的底渣品

 

 就像是通過再利用處理廠處理,這些是屬於"控制性低強度材料"

 抗壓強度極低,副作用又高(吸水率18%)

 

 只能用在像道路或管路工程

 

 像蓋房子抗壓強度至少要200kg/cm2 以上,

 蓋大樓至少要300kg/cm2 以上

 用的是第一級的爐石粉,

 第一級爐渣經過加工,熟化,穩定化,研磨細化後的爐石粉

 (品質較好的)

 第一級和 第二,三級是完全不同等級的爐石(價格也差很大)

 

 最好蓋大樓的地方,會出現次級爐石粉啦



 

2016年03月06日 補充1:抗壓強度說明

 ((抗壓強度:無圍抗壓強度一般被當作CLSM承載力重要指標。

 一般抗壓強度在50~100psi (3.5~7.0 kg/cm2)之CLSM,

 與具優良夯實性的土壤抗壓強度相當,

 

 一般低抗壓強度需求主要視將來目標再開挖性程度差異性而定,

 如以管線工程,一般以20~70kg/cm2最為適當))

 

 一般房屋 200~300kg+/cm2

 一般大樓 300~400kg+/cm2

  200~300kg+/cm2 以上,要用水泥,第一級爐石粉(水淬爐石粉)

 

 其它第二,第三級爐渣轉爐石粉,都不行用在房屋上,

 會變豆腐渣工程.只能用在道路,地下管道

 (還不能碰水,不然會軟化,被水流掏空<=這是再利用處理過的)

 

 完全沒處理會變海砂屋

 有處理會變爐碴屋

 

2016年03月06日 補充2:水泥及爐石粉價格

 這是2008年,2012年,2017年的水泥及爐石粉價格

 

 水泥自3月份起漲價為每公噸 2500元

 水淬高爐石粉每公噸 1100元

 飛灰每公噸 550元

 

 這是2012年的

 目前爐石粉價格,每公噸介於1150元到1200元之間

 (第一級爐石粉,水淬高爐爐石)

 

 2016年第三季的數據,台灣水泥

 外銷價格每噸1490元,內銷價格每噸卻是2219元。

 

 而2017年第一季的數據則是

 水泥外銷價格每噸1323元,內銷價格每噸2192元,

 

 水泥外銷價格不到內銷的7成,


 

2016年03月18日 旗津,紅毛港,大林埔一帶  現況

 (爐渣長年來海拋 把海邊當垃圾掩埋場的後作用)


 

 高港填海造陸毀漁場 400漁船將抗爭

 

 高雄港洲際貨櫃中心二期工程填海造陸持續進行,

 附近漁民賴以維生的傳統漁場受影響,

 漁民反映魚苗減少且到外海必須繞路,

 耗時又多花油錢,苦不堪言。漁民指港務局未溝通就動工,

 19日將號召400艘漁船出海抗爭。

 

 「都抓不到魚了,漁船還要繞路多花油錢」,

 20多年捕魚維生的王姓船長說,以前出海隨便抓都有魚,

 近幾年因海洋生態遭破壞,加上填海造陸做石化區,

 從海岸往外擴建,

 現在從高雄要到屏縣東港、琉球海域捕魚都必須繞遠路,

 沿石化專區周邊繞航道前往,

 往返一趟各需1個多小時,每天來回要多花1千多元油錢。

 

 高雄小港舢舨海釣協會理事長張再玉說,

 港務局未與漁民溝通就動工,

 政府也未輔導漁民轉型或提出解套措施,

 讓漁民在漁場漸毀的海域裡自生自滅,

 剝奪漁民生存空間。漁民協會聯合總會長張吉雄說,

 大林蒲外海一直是小港、前鎮、旗津和林園等地漁民的漁場,

 填海造陸會破壞海洋生物的產卵場、越冬場和棲息地,

 魚苗和貝類越來越少,已嚴重影響漁民生計。

 

2016年07月26日  高雄市府造假資料

 

 由於南星計畫是位填海造陸工程所產生的土地上,

 上次會議就要求開發商必須提出該筆土地的完工證明。

 但當開發單位拿出高雄市政府函,

 證明該筆土地已於2015年8月25日取得完工認可時,

 卻遭受強烈質疑。

 

 當地里長洪富賢表示,9月之後還看到車輛進出,

 進行填表面的工程。開發單位證實,直到12月,

 高雄市政府還在進行最終的覆土。

 為何覆土完工前高雄市政府就發出完工證明?

 雖然環保署與開發單位均邀請高雄市府派員出席本次會議,

 但當天仍未見高雄市府代表,疑慮無法得到證實。


 

2016年08月03日  環保署放水,讓業者自由勾選佐證資料

 

 我們(看守台灣)訴求:

 

 1.環保署應修改焚化底渣妥善再利用的證明文件,一定要具有

 「加工再利用機構與最終使用機構各個經手單位的簽章」

 才可撥錢,否則環保署廢管處當然有嚴重的行政不作為。

 

 2.環保局委外的監督與稽查必須建構標準作業程序,

 需訪問「工地主任」與實際拍攝到應用工程的實務照片,

 而非在遠方拍拍道路照片,就結案了事,

 否則會讓人懷疑是共犯結構?

 

 3.安清路兩塊魚塭應趕快清除乾淨,

 而且環保署應吊銷映誠公司的執照,

 環保署也應公布撤照標準,以昭公信。

 

 4.更核心的問題是環保署焚化爐底渣品質太差,

 根本無去化的市場,環保署有責任提高焚化爐底渣的品質,

 否則應回到掩埋場較為安全。

 

2016年08月16日

 

 高雄市環保局廢管科長楊漢宗表示,焚化底渣用途廣泛,

 可作為道路、鐵路、台電、下水道、自來水埋管等工程配料,

 以高雄氣爆災區復建工程為例,焚化底渣就用了四萬多噸。

 

 <=好慘,災區的工程是用底渣完工的

 

 環保局今年擴大運用在公共工程有24萬噸,

 新訂「焚化底渣資源化產品領用作業說明」8月剛上路,

 整合各工程單位,建立領料SOP流程。

 楊漢宗指出,計畫每年可省下焚化底渣掩埋及處理費7億元,

 加上每年取代天然砂石費1.9億元,

 總計每年可節省市庫8.9億元,

 與傳統掩埋方式相比,可減少囤積空間,達到節能減碳效果。

 

 <=理論上是可行的,不過你回頭看映誠,再看看他說

 監督單位監督成這個樣子,這樣的品質把關,你敢用喔?


 

2016年9月12日 原高雄市副市長陳金德 接任台灣中油董事長。

 

2016年9月12日 中油舉行交接典禮(花媽(陳菊)的說)

 

 陳菊更率高雄市議會議長康裕成、工務局長趙建成等人出席,

 顯示來自婆家的「保護」意味濃厚。

 

 陳菊在致辭時不斷強調「今天好像嫁女兒,

 期待女兒到新婆家一定要得到幸福。」

 

 陳菊表示,高雄市政府過去與中油「有很多恩怨情仇,」

 過去高雄做為石化重工業城市,中油貢獻很多,

 但也相對帶來許多風險及問題,現在高雄要翻轉、

 對城市安全有高度期待,

 希望與過去關係密切的中油一起協商討論未來的價值方向,

 因此需要一位政治、協商能力佳且很會與群眾溝通的董事長,

 「經濟部找陳金德,眼光精準。」

 

 陳菊也接著帶出陳金德出任中油董座的「任務」,

 一是解決中油總公司南遷問題,

 二是落實經濟部所提的綠色材料循環推動園區、

 也就是大林蒲地區遷村一事。

 

 而面對中油工會過去曾反對總公司南遷,

 陳菊也主動提及希望陳金德「在新的婆家能與工會和諧共處」、

 與工會達成勞資和諧、建立親密夥伴關係,

 「有什麼不能溝通的、其實都能溝通。」

 

 陳菊言詞間也不斷透露高雄市政府對中油接下來動向的關切。

 陳菊說,自己和康裕成、趙建成專程北上,

 

 形容若陳金德接任、娘家的人不來大家會覺得他們不太關心

 「嫁出的女兒」。

 

 陳菊強調,市府團隊「不是很弱的娘家」、「很愛護自己的團隊」,

 

 希望陳金德到中油能勝任、也要愉快。

 

 會後陳菊也在陳金德陪同下與工會代表及公司董事會面。


 

2016年9月12日 回應(花媽(陳菊)的說)

 

 (個人感想)

 聽完花媽的話,真的是嚇死我了,

 政府干涉企要怎麼做?還要做中油董事長的後盾,

 打壓中油工會!

 

 陳菊更率高雄市議會議長康裕成、工務局長趙建成等人出席,

 顯示來自婆家的「保護」意味濃厚。

 

 政府是監督企業守不守法的角色,

 怎麼會變成是企業董事長的後盾,打壓打工會呢?

 (難怪我們南部,勞權有和沒有一樣)

 

 你看有聲色場所(酒店,小吃部),

 政府介入經營,還當酒店的後盾的嗎?

 還帶警察局局長,議長去示威,

 

 連監督者和經營者的角色都會錯亂,

 難怪民進當被說成資進黨.

 

 像你這樣,中油,犯罪你還要督導嗎?

 是不是做做表面,作姦犯科打打手心就好了?


 

 20170708 往回看一年,大林廠公安意外

 約一年一個月,四起工安,五死八傷

https://www.facebook.com/1573884149490128/photos/a.1873137832898090.1073741833.1573884149490128/1962839197261286/?type=3&theater

 

 超級無敵無能的 高雄市勞工局勞工處

 中油大林廠,台電大林廠

 一年四起重大工安意外,每次都有死傷,

 都罰15萬,30萬???

 高雄人,人命不值錢尼

 死了5個人,8個人受傷,四起工安共罰90萬

 

 (花媽你包庇的真好,果然是很強後盾,

 完全視工安,勞權於無物)

 

 二是落實經濟部所提的綠色材料循環推動園區、

 也就是大林蒲地區遷村一事。

 

  <=這個也讓我很害怕,

  高雄市政府市長花媽(陳菊),要中油(陳金德)迫走大林埔人耶




 

2016年10月10日  底渣廢棄於魚塭 僅開罰六千元<=台南市環保局

 (在官員的觀念裡底渣是合法的產品<= 但它的成分和有毒廢棄物一模一樣)

 

 舊案未解,新案緊接著爆發。

 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六月調查發現,

 台南市安中路一處工業用地,有上萬噸底渣堆置。

 這些底渣跟魚塭旁的底渣一樣,

 來自屏東的映誠與台中全精英再處理廠,

 混合著台北、苗栗、台中、高雄、屏東各縣市的焚化爐底渣。

 除了底渣外,還混合各種不明廢棄物。

 業者用和稀泥的方式,把各種不同的廢棄物混合,

 讓調查工作更加困難。這麼龐大的棄置量,

 台南市環保局依照廢清法,僅開罰六千元。


 

2016年10月10日 環保署對於底渣處沒有一定程度的要求,

 存在極大的漏洞,假申報,真領錢,又只能事後反應

 

 由於環保署目前對底渣品質的規定並不嚴格,

 導致許多公共工程在使用底渣時,有所疑慮,

 底渣產品沒去處,再處理業者甚至要付錢拜託別人使用。

 

 目前的再利用制度又開了一個很大的漏洞,

 使用地的地方政府都是事後被告知,

 根本無法管控從境外流入的底渣,

 讓有心業者可以假申報,真領錢。

 

2016年10月10日 底渣管理制度漏洞:最後的使用者不需提出證明,

 再處理業者拍照上傳,就算驗收


 

 台南社大研究發展學會理事長黃煥彰指出,

 以台南安中路這區為例,附近根本沒有道路工程,

 業者卻以道路填築為由申報。

 底渣管理制度另一個漏洞是,最後的使用者不需提出證明,

 只由再處理業者拍照上傳,這樣就算驗收。

 

 底渣現行管理制度的漏洞,替有心業者營造了巨大空間。


 

2016年10月10日 底渣處理業者被七家長期壟斷市場

 

 前台中市環保局局長、台灣環境公義聯盟召集人洪正中指出,

 台灣目前底渣處理業者只有七家,是個壟斷市場,

 業者不怕沒生意,造成部分業者有恃無恐,政府難以約束。


 

2016年10月10日 底渣處理流程(市府=>民間=>下遊=>最後經手者)

 

 目前底渣再利用都是由縣市政府公開招標,

 委託民間再利用廠處理,由再利用廠自行尋找下游包商,

 再到最後的資源使用者手上,流向難以掌握。



 

2016年11月4日 台中市三讀通過自治條例,

 規定在可使用的項目,須採用再生粒料至少50%

 (基本上如果要強制用於公共工程,有心,地方議會也可以立法的)



 

2016年12月 肇因南部焚化爐底渣再利用處理業者映誠公司,

 因違法傾倒底渣,而遭檢調依詐欺罪起訴。

 

 垃圾進焚化爐變底渣出來,需要處理才能再利用;

 映誠經手全台1/3的底渣處理,

 高雄、台南、台中和屏東四地共10座焚化爐的底渣也交由它負責,

 一旦停歇業,底渣就無處可去。

 <=包含中鋼中聯,年300萬噸 所有爐碴



 

2016年12月1日

 

 映誠(背罪用) = 旭勇 (脫產用)

 地址一樣 => 高雄市左營區新莊一路385號26樓之1

 (2016年12月1號時期)

 董事長一樣 => 謝維洲

 董事 => 謝應得

 脫產的金額差不多約1.4億,

 

 (勢力極大,映誠鬧這麼大完全沒有提到 謝維洲,厲害,

 媒體,地方政府)

 

2016年12月1日 旭勇:謝維洲,董事:謝應德

 (謝維洲,謝長廷之子,政二代)映誠脫產大成功

 映誠剩下2000萬被求償,凍結

 1.4億順利從映誠轉旭勇

 

2016年12月 環保機關幫 映誠 求情

 

 因此在環保機關求情下,

 最後讓業者繼續進行焚化爐底渣的破碎等技術處理。

 

 只是處理完的「底渣再生粒料」,

 委託單位得自己帶回去「再利用」

 

2016年12月28日 亂倒爐渣14萬噸獲利近4億

 「映誠公司」涉嫌將廢爐渣回填到租來的魚塭,

 並詐取處理費得利,回填面積約為七座足球場大小。




 

2016年12月28日 環保署廢棄物管理處長吳盛忠強調,

 台灣底渣的檢驗標準比毒性物質溶出標準還嚴

 

 <=放屁,連驗都不驗,追踨都不追踨,嚴個屁啊

 映誠都連續廢棄2,3年以上了

 (你拿你說的比毒性物質溶出標準還嚴底渣來,

 我用水如果溶出強鹼,你一輩子不要給我當公務員,自己辭職)


 

2016年12月28日 高雄市環保局

 底渣產量居冠的高雄市環保局長蔡孟裕就大聲疾呼,當民眾有疑慮,

 中央就必須站出來,幫合格再利用的產品背書,

 施工單位才敢用在公共工程。

 

<=可見得,我們高雄市環保局長蔡孟裕 也是狀況外

 底渣的問題在於再利用處理廠,處理的不確實,

 未前處理,未水洗,未熟化,未穩定化

 無法鎖住有毒質(穩定,固化)

 

 更別說映誠,長年將未處理之有毒底渣廢棄至漁塭,你們也不知,

 (七個足瑒大啊,跳過問題不處理,直接叫中央背書喔)

 不處理,直接(造假資料)用於工程,你們也沒有追踨.

 

2016年12月28日 台東縣環保局長

 台東縣環保局長謝清泉建議,最好將使用手冊提升到法律位階,

 不然施工單位可以拒絕使用。

 

<=強制命令 施工單位 用重大瑕疵底渣施工,你這局長可以下台了


 

2016年12月28日 台南市環保局

 台南市環保局副局長林健三指出,再生粒料可用於管溝回填,

 卻規定應高於使用現場地下水位一公尺以上,

 但到底是看枯水期還是豐水期,難以判斷,

 讓平均地下水位偏高的縣市更難找到使用去處。

 

<=讓人無言,當然是看豐水期,底渣遇水會溶出有毒物質

 (還在問水位是以豐水期,還看枯水期,

 在污染地下水和利用有毒底渣之間,

 

 會優先考慮可不可以用有毒底渣的台南市環保局副局長林健三,

 再說了,底渣再利用處理後,就算用於工程,還是有很高的吸水率(18%)

 工程材料完工後,若接觸到水源時間過長,會讓抗壓強度降低,軟化,

 形成地基,掏空及豆腐渣工程)

 不相信的話,你在下雨去看看有用底渣當原料的路段去看看,

 尤其是有大車再開的,連續一天二天大雨,就坑坑巴巴了

 (這種人竟可以當環保局副局長<=事務官耶,長期任職的耶)


 

2016年12月28日 台南市為解決問題,已編列1.1億元設置底渣再利用廠,

 確保品質後,再規定市府相關工程使用一定比例

 (連比較輕鬆的檢驗,追踨,民間底渣再處理廠都能監督成這樣,

 我對地方政府成立的再利用處理廠的守法性,持保留態度)


 

2017年06月13日 (亞泥)台灣水泥價格每噸 外銷1490元,內銷2219元

 (我有做圖,很清楚喔)

 

 <=這也是很多爐渣無法再利用處理後,無法賣出去的原因之一,

 (過度開採,還多到外銷,還銷價競爭)

 

 水泥每噸 內銷2219元,外銷1490元<=太廉價

 (台灣一年消耗1000萬噸左右,前幾年左右是1800萬噸)

 

 第一級爐石粉 1100元(水淬爐石)

 第二三級爐石粉 1100元沒人要買(轉爐石,還原碴..等

 <=次級品,再利用處理不好,後遺症多

 (一年光焚化爐底渣,可以產100萬噸,

 

 第三級爐渣(氧化碴,還原碴),一年至少產出120萬噸)

 如果在第二級爐渣(脫硫渣,轉爐石)不再加工,一年至少產出300萬噸)

 

 (第一二三級爐石粉至少可替代水泥,420萬噸)

 推廣不了的原因是因為他的再利用處理費就要1450元了,

 比天然砂1200元還貴,水泥1490元價格差不多(但品質差很多)

 




 

2017年07月09日

 

 高雄市環保局今年選定路竹區一處四公頃的舊有掩埋場,

 從中使用一公頃多土地,

 推動「資源回收廠垃圾焚化底渣自辦篩分處理再利用計畫」,

 將斥資近9000萬元,向廠商租用機械設備等,

 把底渣資源化為成品,其中一半費用都是運輸成本,

 且舊掩埋場免實施環評,目前已完成決標。

 

 <=跳過環評



 

2017年09月19日 映誠不是過去式,而是現在進行式

2017年09月19日 新園鄉新園村 魚塭20170919 (脫琉渣)屏東縣

 

2017年09月28日 大響營農場(爐渣回填農場)屏東縣枋寮鄉

(水源區旁)


 

2017年10月01日 莊瑞雄的故鄉屏東,

 

 莊瑞雄拉謝維洲(映誠)參選台北市士林區的人

 還曾擔任謝長廷北區服務處主任

 2014年9月17日,他請辭議員一職以爭取潘孟安當選屏東縣長,

 並在潘孟安當選後由黨內初選順利出線參加屏東縣立法委員缺額補選。

 

 現在是2015年屏東縣第三選舉區立法委員





 

(這是2017年查到的,不過我覺得要放到最前面去)

2017年10月01日  中鋼主要子公司

 (進去看有點像一條龍的經營方式)


 

 高雄捷運股份有限公司 (持股43.36%) <=

 中龍鋼鐵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00%) <=

 中鋼鋁業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00%)

 中鋼運通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00%)

 中鋼保全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00%)

 中鋼機械股份有限公司(持股74%)

 中欣開發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00%) <=

 中聯資源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0%) <=

 聯鋼營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中鋼結構持股100%)

 等94家公司[2]



 

<=重點在 中聯和高雄捷運

 和中聯,高雄捷運合作,也算間接和中鋼合作

 

 中鋼持有 高雄捷運股份有限公司 (持股48.03%)

 是可以左右人事及經營權的

 (所是實質的經營及持有者)

 

 換言之,高雄實質的管理者是國民黨的中鋼,

 持有壟斷的鋼鐵,我只要漲價或不給材料,

 高雄沒辨法建設,

 (現在連水泥進口都沒辨法,也是被亞泥,台泥抓在手上,

 還有地方政府要不要建設,要看企業臉色的喔)

 

2017年10月01日  中龍 算是第二中鋼廠

 

 中龍鋼鐵:中鋼集團百分之百持股子公司,前身為桂裕鋼鐵,

 位於臺中市龍井區,鄰近臺中港,擁有兩套煉鋼體系,

 除了原有之電爐煉鋼外,

 另分二階段擴建,興建高爐、轉爐及熱軋等之一貫作業鋼廠,

擴建後,為國內第二座一貫作業鋼廠,

 

 目前第二階擴建已於2013年3月點火營運。

 主要產品有H型鋼、窄幅鋼板、大小鋼胚、扁鋼胚及熱軋鋼捲。

 

2017年10月01日  中聯資源:(原名「中聯爐石」)

 高爐水泥與爐石粉生產及廢棄物處理。

 主要產品有高爐水泥及高爐石粉、氣冷高爐石級配、

 氣冷轉爐石細料、氣冷轉爐石粗骨材、氣碎轉爐石、

 磁磚黏著劑、地質改良劑系列產品。


 

2017年10月01日  中鋼保全:

 

 系統保全、駐衛警保全、人身保全及監視系統、

 現鈔運送及大樓管理業務。

 (待補充:保全聽說勞權極度惡劣)


 

2017年 台灣高爐石粉產業發展逾20年

 關水淬高爐石產業含中聯公司等已有17家公司相繼成立,

 全台全年產能超過900萬公噸,內銷量約600萬公噸。

 

2017年 全台水泥消耗量約1000萬,台灣可以不挖水泥,

 光把爐石再利用處理就替代 9成水泥

 根本可以不用再挖山(亞泥)

 

 挖來削價惡性競爭喔,再來讓一二三級爐石粉賣不出去.

 順便填山填海填田填魚塭喔



 

================================


 

圖42  爐渣未加工前,分類

https://www.facebook.com/697343610385063/photos/a.1501642816621801.1073741850.697343610385063/1501647076621375/?type=3&theater



 

(圖)

天然建材及未加工爐渣,處理兼加工後爐石粉 價格一覽表

之你告訴我,你工作多久可以賺到2.4億?

https://www.facebook.com/697343610385063/photos/a.1501642816621801.1073741850.697343610385063/1501643666621716/?type=3&theater



 

(圖)

映誠單一事件,拉出來的肉棕

映誠 中遊,下遊之關係表(上遊還沒加上去)

https://www.facebook.com/697343610385063/photos/a.1501642816621801.1073741850.697343610385063/1501643643288385/?type=3&theater

 

(大多都是公家的公共工程)


 

圖26 陳定南之 鐵鎚監工法

https://www.facebook.com/697343610385063/photos/a.1501642816621801.1073741850.697343610385063/1501645139954902/?type=3&theater


 

三.一些看懂內文的相關常識補充

1.最大差別在於工程品質 抗壓強度,和含水率,施工時間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