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葡萄的線上筆記本
  • 85528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高雄20170929 台灣,焚化爐演化 時程2.詳細說明(高雄視角)

高雄20170929 台灣,焚化爐演化 時程2.詳細說明(高雄視角)

  (所以說我們焚化爐技術輸人家至少16年以上)
2001年10月15日新竹市政府因公出國人員出國報告書
  新竹市政府因公出國人員出國報告書
  日本考察訪問報告書(部份內文)


  世紀之毒戴奧辛(Dioxin)之研究,日本 Dioxin 的產生源主要為垃圾焚化
  爐,所以日本政府當局,要求將垃圾分類,將塑膠類儘量分開不進焚化爐,而且
  爐溫嚴格要求控制在 800℃以上,這樣可以減少相當量的 Dioxin 產生,但要使
  排氣中 Dioxin 為零是不可能的,同時也發現焚化灰渣內不但含有重金屬更含有
  Dioxin 是另一個嚴重問題。於是日本就焚化廠經燃燒產生 Dioxin 問題,予以研
  究指出,熔融爐(如磚瓦窯業之爐體)可取代垃圾焚化爐,其研究測試以神戶附
  近的兵庫縣龍野市人口十一萬人的垃圾清掃工廠。因其設置的是垃圾熔融爐,所
  以廢氣系統檢測不出 Dioxin。熔融爐最大不同是爐溫高達 1700℃,比焚化爐 800
  ℃高 2 倍以上,此種高溫應可使鐵銅鋁都變成液體,此高溫條件下,Dioxin 不
  可能產生,即使產生也會裂解不能存在。日本東京都-新江東清掃工場,也正積
  極測試研究中,研究方向以底灰+飛灰(些許重金屬及 Dioxin 成分)高溫燃燒
  裂解(經詢問約 1500℃裂解),成分檢測幾乎達到無毒成分狀態。


2001年10月15日  日本和台灣焚化爐技術等級的比較
  人家爐溫最低是1000℃,一般爐溫高達 1700℃(日本)
  台灣爐最高低是850℃,一般最高爐溫高達 1000℃
  而爐溫低於800℃焚化垃圾 會產生戴奧辛
  (並且日本有比較嚴格的資源分類要求)

2007年7月26日  
  環保署修正的垃圾焚化廠焚化爐底渣再利用管理方式

  第二次修正公告
  新增焚化底渣妥善再利用的證明文件中,
  原有「加工再利用機構與最終使用機構各個經手單位的簽章欄位」。

2009年大寮發生戴奧辛鴨事件,

  當時環保署測得該養鴨場土壤戴奧辛值只有88 pg-TEQ/g。
  焚化爐底渣的重金屬總量超過土壤管制標準,
  卻可用來做基地回填?

  台灣焚化爐底渣不但有臭味,還夾帶碎玻璃、碎陶瓷與鐵釘,
  同時重金屬含量高,這麼差的品質根本不適合再利用。

  日本焚化爐底渣有37%底渣再利用,
  是經1,300℃高溫燒結至玻璃化後,才用來當道路的再生粒料。

2010年7月5日  (環保署大放水,刪可究責單位)
  環保署修正的垃圾焚化廠焚化爐底渣再利用管理方式

  第三次修正公告卻將加工再利用機構與最終使用機構
  各個經手單位的簽章欄位刪除,導致焚化底渣全台各地亂竄。

2011年總年  高雄代燒外縣市垃圾32萬餘噸


2012年10月17日  台灣焚化爐底渣再利用廠商到處非法棄置的主因
  環保署修正的垃圾焚化廠焚化爐底渣再利用管理方式

  第四次修正公告,提出留存最終使用機構紀錄,
  即可視為最終使用機構簽收單,
  各縣市要向本署申請補助款時須檢附最終使用機構簽收單。
  但在102年經映誠陳情推說窒礙難行,而放寬採認,
  (主因,大放水,而後各縣市公共單位就可以視而不見(不監督))

  只要勾選上傳足以顯示工程及底渣用量工地施工前、中、後照片,
  即可當證明,這就是現在台灣焚化爐底渣再利用廠商以
  「偷天換日」手法到處非法棄置的主因。

  映誠謊報底渣用於道路底層與基層級配料,
  實際上埋於安清路的二塊魚塭,不但污染農漁用地,
  並詐領環保署與環保局共計1億多元。

2012年~2014年 映誠公司打臉 6縣市環保市
  「一般廢棄物-焚化底渣再利用網路申報系統」(簡稱DISP系統)
  <=形同虛設,就做假資料,長達三年,
    各縣市的環保局也分辨不出來,只發錢
    (換言之,各縣市的環保局並沒有查核的能力)

  方得向各縣市環保局請領處理費用,
  映誠公司為如期向各縣市環保局請領處理費用,
  竟於101至103年間,

  明知映誠公司並無實際將底渣資源化產品載運至偉鈞公司,
  亦未由偉鈞公司實際出貨給廠商,

  實際上是將之堆置於廠區內、附近土地、或出貨至無法申報使用之用途,

  竟偽造五千餘張出貨單,
  再將不實出貨資料申報於環保署所建置之
  「一般廢棄物-焚化底渣再利用網路申報系統」(簡稱DISP系統),

  檢附相關文件據以向
  台中市政府環保局、
  彰化縣政府環保局、
  嘉義市政府環保局、
  嘉義縣政府環保局、
  台南市政府環保局、
  屏東縣政府環保局請領處理費用共計1億8312萬1616.6元。

  又為符合環保署修正公告之
  「焚化廠焚化底渣再利用管理方式」所規定之其他申報項目,
  及符合環保署所公告之廢棄物處理廠網路傳輸申報系統

  所定之格式、項目、內容及頻率,
  其等更指示專責人員申報不實之資料達數萬筆。

2013年  環保署 第四次修正公告 (放寬採認,時間點)
  (底渣再利用管理方式)
  第四次修正公告,提出留存最終使用機構紀錄,
  即可視為最終使用機構簽收單,
  各縣市要向本署申請補助款時須檢附最終使用機構簽收單。
  但在102年經映誠陳情推說窒礙難行,而放寬採認,
  (主因,大放水,而後各縣市公共單位就可以視而不見(不監督))


2015年03月16日  
  (1)地方政府角度
  高雄岡山焚化爐,除了清理高雄市內十處行政區的垃圾,
  還幫忙解決外縣市及離島的生活廢棄物,
  最近市政府傳出因為不堪長期虧損,決定調漲垃圾代清費。
  高雄市環保局長鄒燦陽解釋,市府向高雄清運業者收費行情價,
  每噸是1700元,但是代清雲林、台東、澎湖、金門外縣市的生活垃圾,
  收費介於450元到1350元間,遠低於1700元,
  因此決定調漲每噸收費到2307元,減少補貼損失。

  (2)民間角度
  環保團體認為,

  高雄「以價制量」是必要手段,
  可促使外縣市加強資源回收,垃圾減量。但漲價應該一視同仁,

  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即指出,若要反映焚化成本,
  高雄為何只漲外縣市生活垃圾代清費,
  事業廢棄物清理費每噸1700元卻不漲?

  (3)中央政府角度
  台中市府因此打算停止代清外縣市垃圾,
  優先焚化本地垃圾,這讓彰化與南投二縣,
  面臨垃圾無地方倒的窘境。

   針對焚化爐的使用,環保署訂有互助辦法,
  中央專款補助地方興建,不過有個但書: 

  要代清沒有焚化爐縣市的垃圾。
  另外一種狀況是,焚化爐都會歲修,
  停爐期間得拜託其他縣市撥出焚化爐容量來支援。

  這樣的運作模式,要是有任何地方首長拒絕外縣市垃圾進入,
  或調高外縣市垃圾代清費,台灣垃圾跨區焚化作業,就會大亂。

2015年7月 台北市也代燒垃圾每噸從1858元調漲至2082元。

2015年7月 台灣七大底渣再利用處理廠(壟斷)
  (不處理也可以把底渣變產品)

  根據環保署的底渣再利用辦法,
  對於底渣資源化產品品質的檢測,
  只有兩項,戴奧辛跟重金屬。

  但這兩項在目前的檢驗機制下,
  幾乎不需要處理廠處理也會合格。

  台灣七家處理廠其實只有做物理性破碎、篩分,
  目的就是要減少雜質,但環保署對於雜質卻根本沒訂標準。

  (換言之底渣隨便廢棄,也只能罰3萬)

2015年總年  高雄代燒外縣市垃圾38萬餘噸

2015年底起  
  由簡源助多次將該公司之有害事業廢棄物
  交給不具合法事業廢棄物清運資格的璞石公司清運。
  (引焚化爐爆炸那兩間源頭)


2016年01月14日 南區廠召開進廠管制說明會(限制清運數量)

2016年2月26日  清除公會理監事聯席會中告知
  所有業者將實施管制方案


2016年5月27日  清除公會理監事聯席會中告知
  所有業者將實施管制方案

2016年6月16日下午在議會簡報室召開的說明會中,
  列席對業者進行說明。
  環保局說,對於進廠量受限的清除機構,
  已輔導進入其他合法處理廠。

  也呼籲業者以高雄市所產出的廢棄物優先清除。


2016年06月25日  高雄市垃圾「滿載」4座焚化廠爆滿難調度

  (1) 效能大幅降低
  高雄縣市合併後共有4座垃圾焚化廠,
  總設計日焚化量約5400公噸,
  目前實際日焚化量約3000公噸,
  但因運轉已久,焚化爐年久失修,

  (2) 公有公營
  由環保局自行操作營運
  原高雄市有中區、南區兩座垃圾焚化廠,

  中區設計日焚化量約900公噸、南區約1800公噸,
  中區廠目前實際日焚化量約700公噸、南區廠約1200公噸

  南區廠營運迄今已第17年(設計年限20年)

  (3) 公有民營
  仁武廠委託香港生達公司操作營運,
  岡山廠委託台糖公司操作營運

  原設計日焚化量皆為1350公噸
  現有仁武廠與岡山廠分別為1000公噸

  (4) 每日進廠量
  扣除鄰近清潔隊日平均進廠量500噸,(南區)
  故平均每日僅剩約700噸的處理量可供清除機構載運廢棄物進廠。

  南區廠自105年6月開始實施一般進廠總量管制措施,
  係因垃圾貯坑料位過高已超出警戒值,
  為使量能平衡以達安全操作的要求,
  不得不實施進廠總量管制。

  (5)民生垃圾或一般事業垃圾量(+代燒) 大幅增加
  高雄市環保業者受託
  處理大樓及廠家的民生垃圾或一般事業垃圾,

  從2015年每天約600萬噸,迄今也大幅增加,
  其中也可能收受其他縣市的垃圾


2016年08月03日 底渣說明(及共犯結構)

  垃圾經焚化後殘留於爐底的物質稱為焚化底渣。
  台灣共有24座垃圾焚化爐在運作中,
  焚燒家庭垃圾與事業廢棄物,每年產出近100萬噸底渣。

  早期底渣多採掩埋處置,但隨著掩埋場飽和,
  環保署訂定「底渣再利用」政策,作為營建再生粒料使用。

  我們對焚化底渣再利用的質疑如下:
  環保署每次都宣稱,焚化爐底渣都經篩分處理,
  並以毒性特性溶出程序(TCLP)作為底渣產品檢測方法,
  並經嚴格檢驗,符合再利用標準。

  但以台灣底渣用美、德、日的溶出方法檢測通通不合格。
  同時一個合格無污染的產品怎會滲出紫色強鹼水呢?


  焚化爐底渣被非法回填台南市安清路魚塭,並滲出強鹼水

  台灣焚化爐底渣再利用產品依品質分成三個類型,
  其中用途最受限制的第三類型底渣再利用產品,
  品質標準與有害事業廢棄物認定標準完全相同;

  而用途較多的第一、二類型底渣再利用產品,
  重金屬項目的品質標準
  也是相當接近有害事業廢棄物認定標準(早期是完全相同)。

  同時,戴奧辛容許量竟然可高達100 pg-TEQ/g

  爐底渣不但有臭味,還夾帶碎玻璃、碎陶瓷與鐵釘,
  同時重金屬含量高,這麼差的品質根本不適合再利用。

  日本焚化爐底渣有37%底渣再利用,
  是經1,300℃高溫燒結至玻璃化後,才用來當道路的再生粒料。
  (補充:2017年日本技術己經可以用1000℃~1800℃焚化垃圾,
  並以此發電,
  且底渣降到5%左右,分離礦渣及重鐵使用)

  環保署廢管處宣稱:焚化爐底渣同時有業者、
  地方政府與中央環保署的三級把關機制。
  然而以焚化爐底渣被非法回填於台南安南區魚塭案例來分析,
  不禁令人懷疑環保署與環保局均有共犯之嫌!


2016年08月03日 (回頭看底渣的利潤)

  台南市一年產生6.9萬噸焚化爐底渣,
  以每噸1,450元委由屏東映誠再利用公司處理,
  映誠處理後轉交關係企業偉鈞公司,
  偉鈞公司將焚化爐底渣載運到台南市安清路的魚塭進行非法掩埋,
  但映誠公司卻上網申報用於2-7號C段工程的道路底層與基層級配料,
  不實申報的總噸數大概7萬多噸。
  所幸經打電話詢問營建署南區工程處,
  工程處回應2-7號C段工程並未使用焚化爐底渣做底層與基層級配料,
  才知映誠是假申報真廢棄。

  最可議的是台南市環保局以每年320萬的計畫案,
  委託浩宇公司進行焚化爐底渣再利用監督與稽查,
  怎麼越監督非法棄置越多?
  而事發後環保局對映誠公司與浩宇公司有何懲處?
  有要求映誠公司限期清除嗎?

  (補充)
  以台南市每年6.9萬噸焚化爐底渣每噸1,450元,每年約有1億5萬的利潤
  以全台灣每年產出100萬噸底渣每噸1,450元,每年約有14億5千萬的利潤

2016年08月03日 映誠被起訴後,高雄想了一套辦法解決底渣再生品,
  決定不向外縣市收取垃圾處理費,
  代之以「每代燒一噸垃圾,委託單位就得運走一.八噸的底渣再生粒料」

  (為什麼要這樣做?焚化廠處理1噸底渣要付1450元,
  高雄市後要求運走1.8噸底渣 = 
  其它市府要付2610塊給底渣再利用處理廠)

  算是變相的漲價,其它要求代燒的縣市,吃不消)


2016年08月03日  環保署放水,讓業者自由勾選佐證資料

  我們(看守台灣)訴求:

  1.環保署應修改焚化底渣妥善再利用的證明文件,一定要具有
  「加工再利用機構與最終使用機構各個經手單位的簽章」
  才可撥錢,否則環保署廢管處當然有嚴重的行政不作為。

  2.環保局委外的監督與稽查必須建構標準作業程序,
  需訪問「工地主任」與實際拍攝到應用工程的實務照片,
  而非在遠方拍拍道路照片,就結案了事,
  否則會讓人懷疑是共犯結構?

  3.安清路兩塊魚塭應趕快清除乾淨,
  而且環保署應吊銷映誠公司的執照,
  環保署也應公布撤照標準,以昭公信。

  4.更核心的問題是環保署焚化爐底渣品質太差,
  根本無去化的市場,環保署有責任提高焚化爐底渣的品質,
  否則應回到掩埋場較為安全。


2016年10月10日  底渣廢棄於魚塭 僅開罰六千元<=台南市環保局
  (在官員的觀念裡底渣是合法的產品= 但它的成分和有毒廢棄物一模一樣)

  舊案未解,新案緊接著爆發。
  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六月調查發現,
  台南市安中路一處工業用地,有上萬噸底渣堆置。
  這些底渣跟魚塭旁的底渣一樣,
  來自屏東的映誠與台中全精英再處理廠,
  混合著台北、苗栗、台中、高雄、屏東各縣市的焚化爐底渣。
  除了底渣外,還混合各種不明廢棄物。
  業者用和稀泥的方式,把各種不同的廢棄物混合,
  讓調查工作更加困難。這麼龐大的棄置量,
  台南市環保局依照廢清法,僅開罰六千元。

2016年10月10日 底渣再處理廠 的作業方式(範例:桃園廠)
  我們實際走訪底渣再處理廠發現,
  底渣經過基本處理,包括篩分、磁選、渦電流、人工撿拾等步驟,
  要把雜質分出來,讓底渣乾乾淨淨,
  對於再處理廠並不是太困難的事。

  桃園這家再處理廠除了最基本的篩分,還會加入穩定藥劑。
  桃園再處理業者也直接建議環保署,
  可以對底渣雜質率訂出標準,讓業者有所依循。

2016年10月10日 環保署對於底渣處沒有一定程度的要求,
  存在極大的漏洞,假申報,真領錢,又只能事後反應

  由於環保署目前對底渣品質的規定並不嚴格,
  導致許多公共工程在使用底渣時,有所疑慮,
  底渣產品沒去處,再處理業者甚至要付錢拜託別人使用。

  目前的再利用制度又開了一個很大的漏洞,
  使用地的地方政府都是事後被告知,
  根本無法管控從境外流入的底渣,
  讓有心業者可以假申報,真領錢。

2016年10月10日 底渣管理制度漏洞:最後的使用者不需提出證明,
  再處理業者拍照上傳,就算驗收


  台南社大研究發展學會理事長黃煥彰指出,
  以台南安中路這區為例,附近根本沒有道路工程,
  業者卻以道路填築為由申報。
  底渣管理制度另一個漏洞是,最後的使用者不需提出證明,
  只由再處理業者拍照上傳,這樣就算驗收。

  底渣現行管理制度的漏洞,替有心業者營造了巨大空間。

2016年10月10日 底渣處理業者被七家長期壟斷市場

  前台中市環保局局長、台灣環境公義聯盟召集人洪正中指出,
  台灣目前底渣處理業者只有七家,是個壟斷市場,
  業者不怕沒生意,造成部分業者有恃無恐,政府難以約束。

2016年10月10日 底渣處理流程(市府=>民間=>下遊=>最後經手者)

  目前底渣再利用都是由縣市政府公開招標,
  委託民間再利用廠處理,由再利用廠自行尋找下游包商,
  再到最後的資源使用者手上,流向難以掌握。

2016年10月10日 在映誠事件後,
  桃園廠自行處理底渣並用於桃園市內公共工程(不外流)

  桃園市政府則採取不一樣的作法,在既有的掩埋場內,
  以ROT方式設置公有民營的處理廠。
 
  公有掩埋場場地較大,
  可以讓底渣靜置比較長的時間,有助於底渣的穩定化。

  台中清水事件後,桃園市政府決定,
  底渣盡量使用在自己轄區內的公共工程,
  目前約有七成底渣是運用在桃園市內,不運送到其他縣市。

  (但是也沒有解決,底渣成分和有毒廢棄物一模一樣毒的問題,
  這個和我們焚化爐技術(等級)不夠,有關)

2016年10月10日 在映誠事件後,
  台中市也擬定底渣管理自治條例草案
  工務單位應優先使用底渣,成立底渣使用推動小組,替底渣找出路。

  台中市政府也擬定底渣管理自治條例草案,
  明定市府的工務單位應優先使用底渣,
  成立底渣使用推動小組,替底渣找出路。

2016年10月10日 打破目前底渣處理被壟斷的局面

  環保署目前正重新檢討底渣再利用法規。
  <=狀況外,焚化爐技術(等級)不夠,就檢討法規幹嘛?
  (今天這個問題就是你們環保署法規越定越鬆,
  才會有映誠事件發生)


  環保團體認為,台灣底渣產品品質不佳,
  未來必須提高品質,才有出路。
  <=這個內行,提高底渣產品品質,
  讓它固化並穩定不溶出有毒物質才是重點.
  (升級焚化爐技術(等級))

  洪正中指出,底渣熔融處理,成本雖然較高,
  卻是讓底渣產品更安全的另一種途徑,
  也可以打破目前底渣處理被壟斷的局面。

  底渣雖號稱有三級品管機制,
  由業者、地方政府與中央層層把關,但漏洞明顯,
  經過多次脫序事件後,政府終於開始補破網,
  檢討底渣管理制度,但後續成效如何,還有待時間檢驗。

2016年11月30日 2015年(高雄)總量達143萬餘噸(全台第一)
  1/4是代燒外縣市垃圾
  (是隔壁鄰居台南51萬噸的兩倍多)

  高雄代燒外縣市垃圾情況,
  從2011年起到2015年,
  每年代燒數量從32萬餘噸到38萬餘噸,
  約佔總焚化量的1/4。
  
  市長︰目前僅代燒兩縣
  市長陳菊指出,會以最高的環保標準處理,
  要求環保單位努力檢討垃圾問題,
  現階段代燒縣市僅金門與澎湖,
  且要求兩地除回收代燒垃圾產生底渣外,
  還要多帶走一定比例底渣,未來若有代燒可能,也會以價制量。

  環保局則說明,近期已針對四座焚化廠作全面檢視,
  評估設備更新等可能,事後會向環保署爭取經費,
  讓焚化廠維持一定效益,具體計畫最快明年底會出爐;

  至於底渣掩埋空間減少,
  環保局強調需掩埋的應該是飛灰固化物,
  數量比底渣少很多,
  且底渣依規定可用於許多地方,掩埋場還可以使用許久。
  (睜眼說瞎話,如果底渣可用,
  你們幹嘛叫人家燒1噸垃圾運回1.8噸底渣,
  就是因為沒有處理大量底渣的能力不是嗎?)

2016年12月02日 高市南區焚化爐爆炸當天煙霧瀰漫
  璞石公司實際負責人梁泉欽是在當天,
  指示不知情的司機駕駛該公司所屬大貨車,
  自璞石公司位在高雄市小港區私設儲存場內,

  清運冠好公司以太空袋包裝之有害事業廢棄物
  前往南區焚化廠焚燒,並於南區焚化廠過磅時,

  不實申報為其他公司之廢棄物,
  使焚化廠工作人員無法察覺,同意其進場焚燒,
  導致該廠2號焚化爐於

  當天下午5時11分許發生爐爆及火災後燒毀。
  初步估計,南區焚化廠財物損失高達749萬餘元。


2017年05月  行政院已提出「轉爐石及底渣循環利用規畫」,
  盤點公共工程胃納量以做為底渣去化的管道之一。

  詹順貴說,由政府主導將底渣用到公共工程上,
  希望透過真正純化、安定化後,確保再利用的安全。

  目前,台中和桃園都以政府自組平台方式,
  進行底渣處理和媒合工程使用。


2017年06月28日  現有24座焚化爐營運中

  (制度不合理)
  「底渣」問題:代燒

  焚燒1噸的垃圾卻要載回1.8噸底渣

  <=各縣巾 沒有處理底渣能力(消耗不了焚燒垃圾帶來的底渣)

  垃圾進入焚化爐燃燒後,會產生飛灰和爐渣,稱為「底渣」,
  兩者轉換率約是15%至20%,
  也就是說每100公噸的垃圾約會產生15到20公噸的底渣
  (日本是5%,而且底渣的品質比台灣的好非常多,

  以環保局南區資源回收廠為例,
  爐溫是 850°C~1050°C,
 
  日本是1000°C~1800°C

  ps:不完全燃燒產生戴奧辛:
  燃燒溫度經常低於800度,估計是不完全燃燒產生戴奧辛

2017年06月28日 2001年10月15日新竹市政府因公出國人員出國報告書
  新竹市政府因公出國人員出國報告書
  日本考察訪問報告書(部份內文)


  世紀之毒戴奧辛(Dioxin)之研究,日本 Dioxin 的產生源主要為垃圾焚化
  爐,所以日本政府當局,要求將垃圾分類,將塑膠類儘量分開不進焚化爐,而且
  爐溫嚴格要求控制在 800℃以上,這樣可以減少相當量的 Dioxin 產生,但要使
  排氣中 Dioxin 為零是不可能的,同時也發現焚化灰渣內不但含有重金屬更含有
  Dioxin 是另一個嚴重問題。於是日本就焚化廠經燃燒產生 Dioxin 問題,予以研
  究指出,熔融爐(如磚瓦窯業之爐體)可取代垃圾焚化爐,其研究測試以神戶附
  近的兵庫縣龍野市人口十一萬人的垃圾清掃工廠。因其設置的是垃圾熔融爐,所
  以廢氣系統檢測不出 Dioxin。熔融爐最大不同是爐溫高達 1700℃,比焚化爐 800
  ℃高 2 倍以上,此種高溫應可使鐵銅鋁都變成液體,此高溫條件下,Dioxin 不
  可能產生,即使產生也會裂解不能存在。日本東京都-新江東清掃工場,也正積
  極測試研究中,研究方向以底灰+飛灰(些許重金屬及 Dioxin 成分)高溫燃燒
  裂解(經詢問約 1500℃裂解),成分檢測幾乎達到無毒成分狀態。

2017年07月12日  代燒後底渣回運比率過高
  之前雲林曾爆發代燒後底渣回運比率過高而引發地方鄉鎮拒收

  更爆出垃圾堆積如山無處去的爭議,

  調度辦法中也明定,未來底渣回運比率不能超過20%。

  環保署督察總隊長吳盛忠說,一般而言,
  焚燒垃圾後產生的底渣大概是在10%至20%之間,

  因此訂定統一標準20%。


2017年08月10日  對於底渣問題,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表示,環保署已兵分多路著手協助。
  首先是協同公共工程委員會盤點可使用底渣再生粒料的工程,
  協助去化地方政府手上的底渣再生粒料。

  不過,林長造也指出,使用底渣再生粒料可能會讓工程成本增加,
  所以工程單位還在估算成本中。


2017年08月10日 高雄市計畫自行添購底渣處理設備並媒合工程單位使用

  高雄市環保局長蔡孟裕也表示,
  高雄已開始添購底渣處理設備並媒合工程單位使用,
  「預計九月中會上路,一年可去化十二萬噸底渣。」

2017年08月10日   環保署的第二步,
  是趕在七月預告《現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設施統一調度辦法》草案,
  定下調度與回運比例等細節。

  不過,代燒量大、底渣量也多的高雄市對此還有疑慮,
  蔡孟裕說,高雄市還會向中央提出意見,而在辦法定案前,
  高雄仍維持一.八噸的回運比例。 

2017年08月14日  全台378掩埋場剩餘容量僅12%
  焚化爐5年屆齡 垃圾無處去 

  (1) 掩埋場:剩餘容量僅約393萬立方公尺,剩餘率12.04%
  根據立委提供的立法院預算中心最新調查報告,截至105年底,
  全台共計有378個掩埋場,

  營運中的有68處、已封閉81處、已復育196處,
  已停用或者未使用的有33處,

  總設計容量有3264萬立方公尺,

  剩餘容量僅約393萬立方公尺,剩餘率12.04%。

  其中,除了基隆市、新竹縣和嘉義市沒有營運中的掩埋場之外,
  屏東縣掩埋場容積率只剩下1.22%、
  桃園市也只有2.16%、
  雲林縣2.53%、
  台北市4.11%、
  台南市6.17%,多處掩埋場逼近飽和。

  (2) 多處焚化爐超齡使用
  在垃圾焚化廠方面,截至2016年底,
  全台共有26座可回收電能的大型焚化廠,
  除了雲林廠、台東廠因為履約等爭議未啟動外,
  其餘24座都已投入運轉,不過這24座焚化廠,
  有19座廠齡都超過15年以上,

  5年內將陸續屆滿20年的使用年限。

  其中
  台北市木柵廠、內湖廠、
  新北市的新店廠、樹林廠、
  台中市的文山廠廠齡更超過20年,已是超限使用。


  (3) 事業廢棄物爆增36%
  為解決垃圾掩埋場容量問題,
  高雄市決定不向外縣市收取垃圾處理費,
  而以「每代燒一噸垃圾,委託單位就得運走1.8噸的底渣」,
  台北市也跟進,引發代燒爭議。

  不過就在一般垃圾無處可燒的同時,
  事業廢棄物的數量卻在增加,預算中心調查指出,

  全國一般廢棄物進焚化廠焚燒量96年度近450萬噸,
  至105年度已下降為427萬噸,
  但同時期一般事業廢棄物進廠量卻從159萬噸增加到217萬噸,

  顯示部分縣市寧可將剩餘能量拿來處理事業廢棄物,
  也不願協助其他縣市處理家戶垃圾,讓跨縣市垃圾處理問題難解。

=============================
映誠事件-最大之焚化爐底渣再利用處理廠「映誠公司」


人物介紹

  (1)
  映誠公司實際負責人:謝應得 
  最大之焚化爐底渣再利用處理廠「映誠公司」

  勝朢營造公司負責人施文龍 
  <=收購有毒底渣,收回扣,清運至農地,魚塭

  仲介業者黃士煜 
  <=物色,閒置及廢棄之農地及魚塭,提供勝朢,映誠犯罪之用
  金建一有限公司向地主租地的,人頭戶公司回填,
  卻由勝朢營造實際用包括電弧爐碴、媒灰、焚化爐底渣當土方回填

  映誠公司 管理課長莊天彰

(焚化爐底渣利潤)
  以台南市每年6.9萬噸焚化爐底渣每噸1,450元,每年約有1億5萬的利潤
  以全台灣每年產出100萬噸底渣每噸1,450元,每年約有14億5千萬的利潤


處理底渣的是 謝應得 
(對應各地方政府環保局)

賣天然陸砂的也是 謝應得 
(對應各地方政府局處 公共工程)

(上遊)
映誠公司實際負責人謝應得 

  收取 各縣市 焚化爐底渣 以
  假 回收處理再利用之名,
  (製造假資料5000餘張,騙取得輔助款)

  實為 隨意堆置魚塭,農田 並將有毒底渣混入正常砂石中
  轉賣 各縣市機構公共工程之使用

(中遊)
謝應得擔任負責人之偉鈞公司等公司
向公共工程之承攬廠商謊稱可提供天然砂石供公共工程使用


南檢還查出施姓男子除收受映誠的爐渣,

還收受苗栗的焚化爐底渣及人工粒料、
台中的焚化爐底渣、
台南的氧化碴、還原碴、
雲林的燃煤飛灰與燃煤底灰逾5萬公噸,
共收受14萬4700餘公噸,

掩埋面積超過5萬平方公尺,不法獲利逾3300萬元。

「映誠公司」涉嫌將廢爐渣回填到租來的魚塭,
並詐取處理費得利,回填面積約為七座足球場大小。

南檢依法扣押映誠公司及其他被告銀行存款3163萬2311元
及不動產18筆、債權3978萬6959元,並向法院聲請宣告沒收犯罪所得。

南檢28日偵結全案,對謝姓負責人等9人
以違反廢棄物清理法、刑法詐欺罪等罪嫌提起公訴,請求從重量刑。

以下為台南地檢署新聞稿全文:
本署檢察官林怡君偵辦台南市安南區魚塭土地遭棄置及掩埋廢棄物案,
日前偵查終結,

國內年處理量最大之焚化爐底渣再利用處理廠「映誠公司」
實際負責人謝應得等人經檢察官提起公訴,其犯罪事實如下:

壹、於公共工程以底渣混充天然砂石詐取工程款

謝應得及莊天穗等人明知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係於104年5月10日始
將焚化爐底渣納入級配粒料底層再生粒料來源、105年10月24日始
將焚化爐底渣納入級配粒料基層之再生粒料來源,

公共工程欲使用焚化爐底渣資源化產品,須經設計單位另為設計,
且應依據相關施工綱要規範方可使用,竟為牟利而於100年9月起,

向公共工程之承攬廠商謊稱可提供天然砂石供公共工程使用,
實則利用焚化爐底渣資源化產品與天然砂石於外觀上不易分辨之漏洞,
將映誠公司之焚化爐底渣資源化產品混入天然砂石內,
以謝應得擔任負責人之偉鈞公司等公司之名義,
出售予以下公共工程之承攬廠商,並詐得如下所述之款項:


2011年9月 
  向公共工程之承攬廠商謊稱可提供天然砂石供公共工程使用
  實則利用焚化爐底渣資源化產品與天然砂石於外觀上不易分辨之漏洞


  無法分辨底渣及天然砂石的政府部門一覽表
  唯一一個,有對工程品質抽查的

2011年9月~2015年瀆職的政府部門
  這是個可以用對工程品質抽查就查出來的漏洞.

  以謝應得擔任負責人之偉鈞公司等公司之名義,
  出售予以下公共工程之承攬廠商,並詐得如下所述之款項:


  1. 新進成公司  
  內政部營建署南區工程處  798萬4830元

  2.高雄港第66號碼頭延建工程 開源公司
 
  台灣港務公司高雄分公司  196萬8058元

  3.台南市九份子重劃工程  偉銓公司
 
  台南市政府地政局
  2762萬3599元
  
  4.台南市九份子重劃區二期景觀工程及台南市九份子重劃區低碳生態家園工程
  偉銓公司
 
  台南市政府地政局  446萬8405元

  5.國道八號南科聯絡到延伸省道台一線道路工程
  恒憶公司
 
  台南市政府工務局  104萬1211元

  6.台南市第106期國平自辦市地重劃區工程  三嘉公司
 
  台南市第106期國平自辦市地重劃區重劃會 592萬9476元

  7.台南市第122期學東自辦市地重劃工程  通友公司
 
  台南市第122期學東自辦市地重劃區重劃會 389萬7663元

  8.台南市南台南站副都心第一期區段徵收工程(南工區)  雙喜公司
 
   台南市政府工務局 776萬287元

  9.老公崛排水第一期改善工程(併伴土石標售)
  上聖公司(負責人王水源知情)
 
  經濟部水利署第六河川局

  10.上聖公司(負責人王水源知情)
 
   內政部營建署南區工程處
   (唯一一個,有對工程品質抽查的
   為南工處政風人員及行政室主任進行工程品質抽查時
   發現有異味而要求清除,故未得逞)


2013年~2014年  映誠等三人造假資料詐騙輔助款

  
  (謝應得、陳炳良及莊天彰)
  等人因知悉映誠公司
  與各縣市環保局所簽訂之契約係約定,
  映誠公司除須將焚化爐底渣經由篩分、
  破碎及水洗等程序製成底渣資源化產品外,
  尚需正常出貨始「完成再利用」,

  方得向各縣市環保局請領處理費用,
  映誠公司為如期向各縣市環保局請領處理費用,


  映誠公司為如期向各縣市環保局請領處理費用,
  竟於101至103年間,

  明知映誠公司並無實際將底渣資源化產品載運至偉鈞公司,
  亦未由偉鈞公司實際出貨給廠商,

  實際上是將之堆置於廠區內、附近土地、或出貨至無法申報使用之用途,

  竟偽造五千餘張出貨單,
  再將不實出貨資料申報於環保署所建置之
  「一般廢棄物-焚化底渣再利用網路申報系統」(簡稱DISP系統),

  檢附相關文件據以向
  台中市政府環保局、
  彰化縣政府環保局、
  嘉義市政府環保局、
  嘉義縣政府環保局、
  台南市政府環保局、
  屏東縣政府環保局請領處理費用共計1億8312萬1616.6元。

  又為符合環保署修正公告之
  「焚化廠焚化底渣再利用管理方式」所規定之其他申報項目,
  及符合環保署所公告之廢棄物處理廠網路傳輸申報系統
  
  所定之格式、項目、內容及頻率,
  其等更指示專責人員申報不實之資料達數萬筆。

2013年~2014年 映誠用(未處理)底渣冒充天然砂作為瀝青原料

  謝應得等人為去化前揭偽造出貨單
  向各縣市環保局請款而堆置於廠內或鄰近土地之底渣資源化產品,
  明知台南市政府工務局所招標之
  102年及103年粗砂料採購案,

  採購標的「粗砂料」係指天然河砂或陸砂,
  不得含有焚化爐底渣等再生粒料成分,
  竟仍將映誠公司之焚化爐底渣資源化產品以3:7之比例混摻於天然砂石中,
  再載運至台南市政府工務局瀝青拌合廠,
  用以鋪設台南市內各處道路,
  總計向該局詐取貨款2506萬7798元。


<= 台南市政府工務局 沒有抽查,連續2年用(未處理)底渣
   (3底渣:7天然河砂,陸砂)
   鋪設台南市內各處道路
   (這是可以抽查出來的,但是台南市政府工務局沒有做)


2015年05月10日 將焚化爐底渣納入級配粒料底層再生粒料來源
2015年10月24日 焚化爐底渣納入級配粒料基層之再生粒料來源
<=這兩個時間點怪怪的


2015年7月 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在台中清水當地被傾倒十萬噸底渣)
  (從罰8千多萬 變罰3萬)

  當時市府曾大動作開罰八千多萬,廠商提起訴願,
  市府訴願委員會卻認為,這是資源化產品不是廢棄物,
  環保局只好根據侵占公有地的部分,重新開罰三萬元。

  台中市環保局表示,該地填埋底渣是符合規定,
  廠商只須移除高於路面及占用公有土地的部分。
  原本十萬公噸底渣,業者只清走六萬噸,
  其他都屬於合法的填地材料。

  然而,現場遺留的底渣混合許多垃圾,
  環保人士與地方居民對這種狀況,完全無法接受。

2015年7月 台灣七大底渣再利用處理廠(壟斷)
  (不處理也可以把底渣變產品)

  根據環保署的底渣再利用辦法,
  對於底渣資源化產品品質的檢測,
  只有兩項,戴奧辛跟重金屬。

  但這兩項在目前的檢驗機制下,
  幾乎不需要處理廠處理也會合格。

  台灣七家處理廠其實只有做物理性破碎、篩分,
  目的就是要減少雜質,但環保署對於雜質卻根本沒訂標準。

  (換言之底渣隨便廢棄,也只能罰3萬)


2016年10月10日  底渣廢棄於魚塭 僅開罰六千元<=台南市環保局

  舊案未解,新案緊接著爆發。
  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六月調查發現,
  台南市安中路一處工業用地,有上萬噸底渣堆置。
  這些底渣跟魚塭旁的底渣一樣,
  來自屏東的映誠與台中全精英再處理廠,
  混合著台北、苗栗、台中、高雄、屏東各縣市的焚化爐底渣。
  除了底渣外,還混合各種不明廢棄物。
  業者用和稀泥的方式,把各種不同的廢棄物混合,
  讓調查工作更加困難。這麼龐大的棄置量,
  台南市環保局依照廢清法,僅開罰六千元。

2016年12月 肇因南部焚化爐底渣再利用處理業者映誠公司,
  因違法傾倒底渣,而遭檢調依詐欺罪起訴。

  垃圾進焚化爐變底渣出來,需要處理才能再利用;
  映誠經手全台1/3的底渣處理,
  高雄、台南、台中和屏東四地共10座焚化爐的底渣也交由它負責,
  一旦停歇業,底渣就無處可去。

2016年12月 環保機關幫 映誠 求情

  因此在環保機關求情下,
  最後讓業者繼續進行焚化爐底渣的破碎等技術處理。

  只是處理完的「底渣再生粒料」,委託單位得自己帶回去「再利用」

2016年12月 高雄的焚化爐容量占全台之冠,境內4座焚化爐,
  一年垃圾進場量約150萬噸,其中1/4是外縣市的家用垃圾。

  一噸垃圾可產生15%到20%底渣,
  換算後高雄焚化爐一年產生25萬噸底渣。


2016年12月28日 亂倒爐渣14萬噸獲利近4億
  「映誠公司」涉嫌將廢爐渣回填到租來的魚塭,
  並詐取處理費得利,回填面積約為七座足球場大小。
  


2017年08月10日 全台灣共有24座運轉中的焚化爐,
  每年垃圾有效處理量650萬噸,一般垃圾一年約430萬噸,

  照理說,處理能量綽綽有餘。但因焚化爐分布不均,
  許多境內沒有焚化爐的縣市,
  例如:雲林、南投和台東縣,必須委託外縣市協助處理垃圾,
  垃圾跨區處理成了垃圾大戰年年開打的遠因。


2017年09月28日 底渣再利用之技術要求1300℃高溫燒結至玻璃化

  爐底渣不但有臭味,還夾帶碎玻璃、碎陶瓷與鐵釘,
  同時重金屬含量高,這麼差的品質根本不適合再利用。

  日本焚化爐底渣有37%底渣再利用,
  是經1,300℃高溫燒結至玻璃化後,才用來當道路的再生粒料。


2017年09月28日 現有焚化爐的溫度有多高有850~1050度之間

  高雄市政府環境保護局中區資源回收廠_焚化流程說明
  (四)    垃圾焚化:    
  垃圾在焚化爐內經供給段、乾燥段、燃燒段、
  後燃燒段所構成之爐床,使其有效率之焚化。

  爐內溫度保持在850~105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